在这个日本游戏中死了无数次后,我想通了一件事

创业点子 阅读(774)

  最近有个游戏很火,这款游戏叫《只狼》。

  请让我用一句话来给大家形容一下这款游戏:

  「这是一个在地图上跳来跳去,不断被各种人弄死,平均每5分钟就要GAME OVER一次的游戏,每次GAME OVER,屏幕就会一黑,显示一个大大的’死‘字。」

  但同时,这又是一款主角帅气(满脸伤疤、断了一只手的大叔那种帅气),动作流畅、景色优美、手感出众的游戏。

  于是对于日本文化十分着迷的我也趁着假期玩了一下这个游戏,你们知道你总看一个字,看多了,你就会不太认识这个字了吧?对,我已经不太认识「死」这个字儿了。

  

  01

  很典型的游玩场景是:

  这个地方真好看。

  这个小兵,哈哈哈,看我狼大人一刀结果了你!

  呃,被小兵砍死了……

  哈哈,终于砍死了这个小兵,这游戏也没有那么难嘛!

  呃,被两个小兵砍死了……

  终于砍死了这一群小兵!继续前进!

  咦这个BOSS好帅。

  这招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死了

  这一下就给我砍死了啊?死了

  嘿嘿,这下砍不到我了吧!

  哎呀,这是个新招啊,死了

  这也是一下就给我砍死了啊?死了

  这次还差一丝血就赢了!死了

  这次又被上一次那招砍死了!死了

  我发现他的规律了!死了

  哎他要出那个招了!快闪避!死了

  手慢了……死了

  手又慢了……死了

  脑子慢了……死了

  没反应过来……死了

  操作失误,死了

  忘了规律,死了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1个小时之后……

  在130次/分钟的心率中,我终于砍死了我在这个游戏中遇到的第一个小小小BOSS。

  然后发现他身后不远处的那只,才是真正的BOSS。

  

  02

  在这里,要插播一下以前的我。

  小时候玩游戏,我是必须输入密码,或者靠修改器才能玩下去的,一开始,我认为这样才是好玩,这样才是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

  直到最近几年,我慢慢有点儿心智开化了,懂得如何去看清自己了,我才发现,我根本不是想要玩游戏,而只是害怕失败或者挫折而已,生活中的挫败已经够多的了,我为什么还要在游戏里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玩游戏不就是图个高兴吗?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我越来越发现,玩游戏的时候输入密码,并不能让我高兴,只会让我丧失玩下去的心情。

  插播结束。

  《只狼》玩到现在,我一共砍死了3个大的BOSS:

  第一个,我花了5个小时

  第二个,我花了1个小时

  第三个,我花了30分钟,而且全程都没有被BOSS砍到哪怕一刀

  走出家门遛弯的一刹那,我才突然发觉,我好像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的眼变尖了,我的反应变快了,我的手变灵活了。

  最重要的是,我好像没有那么害怕失败了。

  03

  这世上本没有路,踩的坑多了就会发现,没塌下去的坑,就是路。

  我还是害怕失败,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

  游戏让我明白,死不可怕,死,证明你出了差错,每次被敌人砍死,都是游戏在告诉你,前一秒你错了。

  生活就不太一样,等生活告诉你「你错了」的时候,很有可能相关的事情已经过去几天甚至几个月了,这时候复盘起来就比较困难。

  你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件事搞死了你,有时候甚至是很多件事交织在一起,每人一脚,一起踢死了你。

  但这没什么,我不应该害怕「失败」,我害怕的应该是「没有进展」。

  尝试让我失败,失败让我反思,反思让我做了更多的尝试,取得了更多的失败。

  我也会在同一个坑里栽很多次,比如没定好目标、比如没控制好情绪,但是没关系,我越失败,越能了解自己失败的原因,我因为这些事情失败的概率就会越来越小,我越能从一团乱麻中找到真正让我失败的原因。

  另外,虽然我可以误伤过某些BOSS,但是其实,我越来越清晰地知道,不是每件事我都需要做到最好,不是每件事、每一刻,都需要不断地优化的。

  比如打BOSS这件事情,游戏的目标是「打过这个BOSS」,你的目标呢?可以是「打过这个BOSS」,也可以是「误伤打过这个BOSS」,更可以是「不主动出刀就把BOSS打死」(在只狼里你真的可以这么干)。

  我的目标就是能过就行,不小心误伤的话是最好了,但是也不强求。

  工作、生活、学习也一样,我们同时有那么多件事要干,我不可能每件事都做到最好,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给自己定好一个目标。

  比如健身,我不需要像公众号里的大牛一样做25个负重160KG的卧推,我能做100个40KG负重的卧推,能让肌肉酸痛,就行了。

  工作上,我跟团队的要求是,一定不要想着每件事都100%做到最好,事实上,最好是没有办法定义的,一个没有办法定义的东西,肯定也就没有办法做到,所以做到最好本身就是个屁话。

  我们要的是,为某个事情定不同的阶段性标准,做到了,好,看看要不要继续做到下一个标准,或者要不要把这件事放下,继续去优化其他那些没有做到标准的事情。

  这样,有规划,有目标,有执行,而且不是没完没了的执行,有达成目标的喜悦,人也不会被无止境的努力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