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狌狌,知晓前尘往事

创业点子 阅读(740)


  九尾狐要阻挠凤凰给黄帝送信,凤凰被灌了药晕迷后关在了地牢,幸亏灌灌鸟和灵兽狌狌相救,他醒来后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在逃跑过程中发现自己尾翼下的绢丝信不见了。

  

  凤凰停下了脚步,走在前面的灌灌鸟惊讶地回头说:“怎么不走了?”凤凰抖了抖自己的尾翼说:“给黄帝送到绢丝信不见了。”

  “啊!”灌灌鸟和狌狌同时惊呼。很快灌灌鸟做出决定,它去把绢丝信找回来,狌狌带着凤凰先去前面的枫树林等待,它拿到信后和他们会合。

  灌灌鸟一闪就飞出了地道,凤凰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但也勉强可以从地道口飞出,飞上了院墙。凤凰的出现引起了院子里动物们的骚乱,白耳猴首先发现了凤凰,他大叫着招呼其他动物,九儿闻讯赶来,眼看凤凰就要又一次陷入围困中。

  狌狌用手里的木头药箱掷向离他不远的九儿,动物们瞬间把目光指向狌狌,白耳猴从腰里抽出一把石剑向狌狌刺来,在这种混乱中狌狌大声喊着凤凰,让他赶快离开。

  面对紧张的情势,凤凰觉得自己体力尚未恢复,留下来也是个累赘,很快九尾狐就会指挥飞禽围攻自己,于是他趁乱向约定好的枫树林飞去。

  凤凰飞到约定的地方藏在了如火的枫林中,一会就看到头上飞禽乱蹿,地下走兽狂奔。凤凰伏在和自己毛色相似的树叶下,一动也不敢动。

  枫树林过了很久恢复了宁静,凤凰在树上看到狌狌从另一个山坡绕道向约定的地方走来。他的一只手捂着前胸,黑色的皮毛翻卷着,显然是被血水洇湿了,走过的地上拖着血迹。

  凤凰飞到狌狌身边,扶着他靠着树干坐下。凤凰发现狌狌的药箱不在身边,就要飞回去寻找,他觉得自己现在体力恢复了很多。

  狌狌伸手阻止了凤凰。他艰难地开口说:“没用的,我药箱里的药只能解毒,不能疗伤。”狌狌抓起身旁的几株车前草,放在嘴里嚼了嚼,敷在了自己的伤口上,血慢慢被止住了,他气色恢复了一些。

  太阳快落山时灌灌鸟还是没有来,凤凰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狌狌看出他的心思,说:“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九尾狐的狡猾恐怕你无法想象,她藏的东西,灌灌鸟一时也不好找。”

  凤凰觉得自己以前环游世界,轻松惬意,接受了炎帝的委托后肩上就有了责任,他想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次任务完成,哪怕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把信交给黄帝后你有什么打算?还是继续旅行吗?”狌狌问。

  凤凰想了想说:“可能吧。”

  狌狌说:“其实你很有管理才能,你应该留下来帮助黄帝建设部族,我相信黄帝很快就会把我们这里吞并的,到时候他治下那么大,需要帮手。”

  凤凰突然想起之前灌灌鸟说的话,狌狌可以知晓别人过去的事情。就试探着说:“你对我了解吗?”

  狌狌伸出右手,手心有一面铜镜,他对着凤凰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再看铜镜,镜子里闪现着凤凰的过往,画面一幅接着一幅闪过,直到凤凰从火中涅槃后飞出,画面还在向后翻,凤凰惊讶了。

  因为他的记忆只停留在涅槃后,之前自己经历了什么完全清零了。凤凰看到画面中出现了自己被关在森林监狱,再往前自己在帮助凤凰王处理政务,接着看到了鸡伙伴和一只猴子以及男主人……

  凤凰觉得之前的世界与现在所处的完全不同,他想莫非是自己涅槃后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画面中后来呈现的图片才有可能是未来的世界?

  狌狌也解不开凤凰的疑团,他说:“我只能看到别人的过去但其实并不能理解他们的处境。”

  但凤凰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前尘往事,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未来的社会呆过,那里经常上演着“杀鸡骇猴式”的不平等,可能这个世界的和谐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凤凰正在沉吟间,抬头看到了灌灌鸟。

  “你回来了?绢丝信呢?”凤凰焦急地问。

  96

  好风似水

  2.9

  2019.08.04 22:37*

  字数 1388

  九尾狐要阻挠凤凰给黄帝送信,凤凰被灌了药晕迷后关在了地牢,幸亏灌灌鸟和灵兽狌狌相救,他醒来后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在逃跑过程中发现自己尾翼下的绢丝信不见了。

  

  凤凰停下了脚步,走在前面的灌灌鸟惊讶地回头说:“怎么不走了?”凤凰抖了抖自己的尾翼说:“给黄帝送到绢丝信不见了。”

  “啊!”灌灌鸟和狌狌同时惊呼。很快灌灌鸟做出决定,它去把绢丝信找回来,狌狌带着凤凰先去前面的枫树林等待,它拿到信后和他们会合。

  灌灌鸟一闪就飞出了地道,凤凰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但也勉强可以从地道口飞出,飞上了院墙。凤凰的出现引起了院子里动物们的骚乱,白耳猴首先发现了凤凰,他大叫着招呼其他动物,九儿闻讯赶来,眼看凤凰就要又一次陷入围困中。

  狌狌用手里的木头药箱掷向离他不远的九儿,动物们瞬间把目光指向狌狌,白耳猴从腰里抽出一把石剑向狌狌刺来,在这种混乱中狌狌大声喊着凤凰,让他赶快离开。

  面对紧张的情势,凤凰觉得自己体力尚未恢复,留下来也是个累赘,很快九尾狐就会指挥飞禽围攻自己,于是他趁乱向约定好的枫树林飞去。

  凤凰飞到约定的地方藏在了如火的枫林中,一会就看到头上飞禽乱蹿,地下走兽狂奔。凤凰伏在和自己毛色相似的树叶下,一动也不敢动。

  枫树林过了很久恢复了宁静,凤凰在树上看到狌狌从另一个山坡绕道向约定的地方走来。他的一只手捂着前胸,黑色的皮毛翻卷着,显然是被血水洇湿了,走过的地上拖着血迹。

  凤凰飞到狌狌身边,扶着他靠着树干坐下。凤凰发现狌狌的药箱不在身边,就要飞回去寻找,他觉得自己现在体力恢复了很多。

  狌狌伸手阻止了凤凰。他艰难地开口说:“没用的,我药箱里的药只能解毒,不能疗伤。”狌狌抓起身旁的几株车前草,放在嘴里嚼了嚼,敷在了自己的伤口上,血慢慢被止住了,他气色恢复了一些。

  太阳快落山时灌灌鸟还是没有来,凤凰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狌狌看出他的心思,说:“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九尾狐的狡猾恐怕你无法想象,她藏的东西,灌灌鸟一时也不好找。”

  凤凰觉得自己以前环游世界,轻松惬意,接受了炎帝的委托后肩上就有了责任,他想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次任务完成,哪怕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把信交给黄帝后你有什么打算?还是继续旅行吗?”狌狌问。

  凤凰想了想说:“可能吧。”

  狌狌说:“其实你很有管理才能,你应该留下来帮助黄帝建设部族,我相信黄帝很快就会把我们这里吞并的,到时候他治下那么大,需要帮手。”

  凤凰突然想起之前灌灌鸟说的话,狌狌可以知晓别人过去的事情。就试探着说:“你对我了解吗?”

  狌狌伸出右手,手心有一面铜镜,他对着凤凰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再看铜镜,镜子里闪现着凤凰的过往,画面一幅接着一幅闪过,直到凤凰从火中涅槃后飞出,画面还在向后翻,凤凰惊讶了。

  因为他的记忆只停留在涅槃后,之前自己经历了什么完全清零了。凤凰看到画面中出现了自己被关在森林监狱,再往前自己在帮助凤凰王处理政务,接着看到了鸡伙伴和一只猴子以及男主人……

  凤凰觉得之前的世界与现在所处的完全不同,他想莫非是自己涅槃后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画面中后来呈现的图片才有可能是未来的世界?

  狌狌也解不开凤凰的疑团,他说:“我只能看到别人的过去但其实并不能理解他们的处境。”

  但凤凰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前尘往事,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未来的社会呆过,那里经常上演着“杀鸡骇猴式”的不平等,可能这个世界的和谐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凤凰正在沉吟间,抬头看到了灌灌鸟。

  “你回来了?绢丝信呢?”凤凰焦急地问。

  九尾狐要阻挠凤凰给黄帝送信,凤凰被灌了药晕迷后关在了地牢,幸亏灌灌鸟和灵兽狌狌相救,他醒来后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在逃跑过程中发现自己尾翼下的绢丝信不见了。

  

  凤凰停下了脚步,走在前面的灌灌鸟惊讶地回头说:“怎么不走了?”凤凰抖了抖自己的尾翼说:“给黄帝送到绢丝信不见了。”

  “啊!”灌灌鸟和狌狌同时惊呼。很快灌灌鸟做出决定,它去把绢丝信找回来,狌狌带着凤凰先去前面的枫树林等待,它拿到信后和他们会合。

  灌灌鸟一闪就飞出了地道,凤凰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但也勉强可以从地道口飞出,飞上了院墙。凤凰的出现引起了院子里动物们的骚乱,白耳猴首先发现了凤凰,他大叫着招呼其他动物,九儿闻讯赶来,眼看凤凰就要又一次陷入围困中。

  狌狌用手里的木头药箱掷向离他不远的九儿,动物们瞬间把目光指向狌狌,白耳猴从腰里抽出一把石剑向狌狌刺来,在这种混乱中狌狌大声喊着凤凰,让他赶快离开。

  面对紧张的情势,凤凰觉得自己体力尚未恢复,留下来也是个累赘,很快九尾狐就会指挥飞禽围攻自己,于是他趁乱向约定好的枫树林飞去。

  凤凰飞到约定的地方藏在了如火的枫林中,一会就看到头上飞禽乱蹿,地下走兽狂奔。凤凰伏在和自己毛色相似的树叶下,一动也不敢动。

  枫树林过了很久恢复了宁静,凤凰在树上看到狌狌从另一个山坡绕道向约定的地方走来。他的一只手捂着前胸,黑色的皮毛翻卷着,显然是被血水洇湿了,走过的地上拖着血迹。

  凤凰飞到狌狌身边,扶着他靠着树干坐下。凤凰发现狌狌的药箱不在身边,就要飞回去寻找,他觉得自己现在体力恢复了很多。

  狌狌伸手阻止了凤凰。他艰难地开口说:“没用的,我药箱里的药只能解毒,不能疗伤。”狌狌抓起身旁的几株车前草,放在嘴里嚼了嚼,敷在了自己的伤口上,血慢慢被止住了,他气色恢复了一些。

  太阳快落山时灌灌鸟还是没有来,凤凰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狌狌看出他的心思,说:“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九尾狐的狡猾恐怕你无法想象,她藏的东西,灌灌鸟一时也不好找。”

  凤凰觉得自己以前环游世界,轻松惬意,接受了炎帝的委托后肩上就有了责任,他想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次任务完成,哪怕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把信交给黄帝后你有什么打算?还是继续旅行吗?”狌狌问。

  凤凰想了想说:“可能吧。”

  狌狌说:“其实你很有管理才能,你应该留下来帮助黄帝建设部族,我相信黄帝很快就会把我们这里吞并的,到时候他治下那么大,需要帮手。”

  凤凰突然想起之前灌灌鸟说的话,狌狌可以知晓别人过去的事情。就试探着说:“你对我了解吗?”

  狌狌伸出右手,手心有一面铜镜,他对着凤凰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再看铜镜,镜子里闪现着凤凰的过往,画面一幅接着一幅闪过,直到凤凰从火中涅槃后飞出,画面还在向后翻,凤凰惊讶了。

  因为他的记忆只停留在涅槃后,之前自己经历了什么完全清零了。凤凰看到画面中出现了自己被关在森林监狱,再往前自己在帮助凤凰王处理政务,接着看到了鸡伙伴和一只猴子以及男主人……

  凤凰觉得之前的世界与现在所处的完全不同,他想莫非是自己涅槃后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画面中后来呈现的图片才有可能是未来的世界?

  狌狌也解不开凤凰的疑团,他说:“我只能看到别人的过去但其实并不能理解他们的处境。”

  但凤凰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前尘往事,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未来的社会呆过,那里经常上演着“杀鸡骇猴式”的不平等,可能这个世界的和谐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凤凰正在沉吟间,抬头看到了灌灌鸟。

  “你回来了?绢丝信呢?”凤凰焦急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