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夜塔:第十八章 神秘的女人

创业点子 阅读(1989)

猜到了叶小雨继母和李晓玲的关系,佘行天开始留意起这个女人。

据佘行天几日来的观察,叶小雨的继母除了外出买菜逛街外,平常几乎都呆在家中,应该是没有固定工作。一个女人能住得起独门独院的小楼可以不算稀奇的事儿,毕竟这处的不动产可能是叶小雨的父亲留下的,可是,凭一个无业女人的力量能持续供得起两个女孩儿上大学,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她的财力到底是哪里来的呢,难道也是叶小雨去世的父亲留下的财产?此外,她又为什么要隐瞒和李晓玲之间的关系呢?还有,她是如何让叶小雨乖乖就范的呢?带着一连串问号,佘行天和成之浩还是先回学校去了。他们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要调查清楚这个女人需要一个更周密以及长期的规划,现在绝不能打草惊蛇。

“那女人的事儿就交给我吧,”成之浩说道:“她没见过我,我调查起来会方便些。”

佘行天点点头,一切的感激尽在含情脉脉的眼神之中。

“除了这个女人,还有杨晨的父亲以及那个程铄,我想都跟这件事情有牵连。李晓玲见过杨晨的父亲后,给她母亲的信件中便提到了他,可见李晓玲的母亲也认识杨晨的父亲……”

“嗯,可惜咱们上次没见到他,回头我顺便查下,看看能查到什么……”成之浩信心满满地说。

送走了成之浩,佘行天给陈莉莉打了个电话,两个人相约见了面。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陈莉莉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佘行天故意卖起关子,皱着眉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嘛?”陈莉莉有些着急。

“嗯……”佘行天继续哼哼着,不往下说。

“讨厌,”陈莉莉轻轻捶了他一下,催促道:“快说!”

“哎呀,好疼……”佘行天一捂右臂,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不会吧?我没用力啊……”陈莉莉忙转过身来关心的查看。

“不是你的事儿,在忠县时我调查人家结果被人家发现了,然后几十个人拿着这么粗的棍子追我,砸我脑袋,我没办法只好拿胳膊挡,结果这条胳膊被砸断了……”佘行天边说边用两手比划了一个粗粗的棍子尺寸。

“啊?”陈莉莉紧张的张大了嘴,可是转眼之间就反应了过来,往他的右臂狠狠一拍,说道:“你就骗我吧,我刚才打的明明是你左手,你拿右手跟我说事儿是怎么回事。而且几十个人拿那么粗的棒子打你,怎么还没把你打医院去……”

“嘿嘿……”佘行天咧嘴一笑,“夸张是夸张了点……”

“快说吧,到底查到了什么。”陈莉莉瞪了他一眼,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杨晨父亲不在家,所以我们没查到什么,李晓玲倒是见到了,只不过……”佘行天还是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只不过是在叶小雨家见到的……”

“叶小雨家?晓玲姐去叶小雨家看望小雨她妈去了?”

“如果只是去看望还可以理解……,问题是我们到叶小雨家的时候她已经在叶小雨家了,而且和叶小雨的母亲很亲密,我们就没直接登门,在附近观察了几天……”

“观察了几天?你的意思是晓玲姐一直住在小雨家?”陈莉莉吃惊的问道。

“是的,我和之浩按照晓玲的地址找到东溪镇那个地址时,她家的邻居说那里很久就没人住了,不过她认识那个房主,是一个女人,膝下有两个女儿……”

“这么说晓玲姐还有姐妹?”陈莉莉更吃惊了。

佘行天把李晓玲邻居大妈的话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给陈莉莉听,同时把自己的怀疑也告诉了她。

“晓玲姐和叶小雨是异父异母的姐妹!?”陈莉莉的嘴已经吃惊到闭不上了。

“嗯,从种种迹象上看,这是有可能的。”佘行天肯定的说。

“可是……可是……晓玲姐为什么要隐瞒和小雨的关系?”陈莉莉还是无法完全接受佘行天的猜测。

“这我也不清楚,不过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李晓玲和叶小雨一定是暗中有什么计划……而且从你给我的李晓玲写给她妈的那封信来看,这个计划应该是针对杨晨一家的……”

成之浩从市区去一趟忠县也不是很方便,而且因为自己也有工作的原因,更不能长时间驻守在那里‘偷窥’叶小雨的母亲,所以他还是委托了一个叫何启晨的私家侦探帮忙调查。这个何启晨和成之浩相识已久,和化工厂相关的那些老员工的信息就是从他这里得到的。

没过多久,何启晨便送来了李晓玲母亲的第一份资料。

“要说还得是你们,忒专业了,这效率真高!”成之浩从牛皮纸袋里抽出厚厚一叠的资料赞许道。

“大话不敢说,不过就你让我查的这点事儿,对我来说还真都不算事儿。”何启晨依旧喜欢抓住每一次机会吹吹牛皮。

“李彩桦……女……42岁……汉族……咦?”成之浩读着A4纸上打印出来的整理资料,“她也是前诚信化工厂的员工?”

“是啊,有什么问题?”

“哦,没什么……”成之浩继续翻阅着剩下的照片以及资料,没有正面回答何启晨的话。

大概看了一遍关于李彩桦的资料后,成之浩和何启晨又聊了一会儿天,主要是想问问他这些资料从哪儿弄到手的,何启晨当然不会告诉他,只是含糊的说了句“一些政府部门里有朋友……”然后便把话题岔开了。

何启晨离开以后,成之浩便拿着这些资料来找佘行天,两人细细地研读了一下李彩桦的身世背景,了解到这个女人便是二十年前重庆女校校址前身诚信化工厂的出纳,而且当年化工厂倒闭后一直没有再工作,两年后才与一名叫叶时杰的忠县政府公务员结婚,叶小雨便是叶时杰前妻难产留下的女儿。

和佘行天预料的一样,李晓玲的名字也出现在调查结果的相关人员名单里,与李彩桦的关系标注的是“母女”。

“李晓玲的户口并没有迁入叶家,而是一直留在东溪镇,所以很难让人猜到她是李彩桦的女儿……

“她也没有改姓叶,而是沿用母姓,不知道她的生父是谁?”佘行天继续翻看着资料,希望能多找到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