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裘千尺:开头相似,为何结局迥异?

创业点子 阅读(1101)

  

  文/婉兮 图/网络

  1

  故事的开头,都是离家出走。

  出走原因也大同小异。

  黄蓉是因为偶然结识了被父亲囚禁的周伯通,给他送过几回饭、聊了几次天。黄老邪不高兴,顺口把宝贝女儿责备了几句。

  小姑娘委屈至极,只觉得“爹爹不爱我了”,便任性地跑出了桃花岛。

  

  裘千尺呢,则因为两个双胞胎哥哥闹矛盾。

  大哥平庸,却极爱冒充自己的孪生弟弟,借他的名头在江湖上招摇撞骗,这令二哥非常不爽。裘千尺护着大哥,和二哥大吵一架,然后就怒气冲冲离开了铁掌峰。

  那时候,两人都是骄纵的小姑娘,还略有几分被宠坏了的模样。

  桃花岛声名远播,铁掌帮亦是威名赫赫的大帮派。这给了她们优渥的生长环境,能像千金小姐一般锦衣玉食,还兼备江湖侠女的快意恩仇。

  否则也只是躲在闺阁中生闷气,没机会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后来的故事,自然也无从谈起。

  初涉江湖,一切都新鲜刺激,她们各自在不同的地方东闯西荡,爱情便在途中姗姗而来。

  但我们也都知道,后来的黄蓉与郭靖成为一代侠侣,身死殉国传为美谈;裘千尺和公孙止却变为一对怨偶,视枕边人为眼中钉,恨不能杀之而后快,且臭名远扬不得善终。

  这两对夫妻很有意思。

  一正一邪一扬一抑,结尾天差地别,却拥有一个相差不多的开头。

  那么,中间是哪里出了错?命运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分歧的?不如我们从黄蓉与裘千尺的性格角度,来作一番粗浅的分析。

  2

  先从“挑男人”说起吧。

  犹记得黄蓉换回女装惊艳登场时,曾说过这么一段话:“我穿这样的衣服,谁都会对我讨好,那有甚么希罕?我做小叫化的时候你对我好,那才是真好。”

  只此一句,便能看出黄蓉的择偶准则。

  真心和人品,是她最看重的东西。

  扮作小叫花四处游逛,刻意做些出格举动,为的是考验旁人,从芸芸众生中找寻真正的可靠之人。

  果然,世人都长了双势利眼,对这肮脏小叫花避之不及,甚至骂骂咧咧。唯有郭靖动了恻隐之心,买馒头请吃大餐不说,还给黄金给貂皮,最后竟连珍贵的汗血宝马也拱手相让。

  聪明如黄蓉,自然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于寻常之中窥见郭靖的难能可贵。

  但这样的男人,裘千尺未必看得上。

  

  她相中的公孙止,是个十足十的美男子。即便到了四五十岁,依然“面目英俊,举止潇洒”,当年风华正茂时,想必也是容色动人的小鲜肉一枚。

  更何况他殷勤体贴,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一口一个尺姊,直唤得裘千尺心神荡漾,于是将几岁的年龄差忽略,不顾一切要将身托以。

  换言之,在拜天地成为夫妻那一刻,裘千尺所看到的,都只有表面的浅层的“好”,尚未真正深入灵魂,看清英俊皮囊之下的阴毒狠厉。

  “嫁错人”的伏笔,其实已经早早埋下。

  说实话,在挑老公这件事情上,姑娘们极容易被表面现象迷惑,甚至把外在的附加值当作衡量伴侣的硬指标,比如容貌、能力、家世、财富……

  殊不知嫁人的最高级境界,是在感情基础之外,嫁对方的品德和性情——这能直接决定两人的相处质量。

  要知道杀妻这种事,可不仅仅存在于武侠小说中。

  姑娘们,请务必多长一双眼,看到对方的“人性最低处”。

  3

  嫁给公孙止后,裘千尺给自己的定位不仅仅是妻子。

  她帮助丈夫打退强敌,将自己的武艺倾囊相授,又挖空心思把婆家的武功破绽一一补足,还用心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衣裳鞋袜无一不仔细打理。

  “付出感”始终在心头徘徊,便难免要以贵人和恩人自居,对丈夫和婆家的轻视丝毫不加掩饰,话里话外优越感爆棚。

  “没有我,你哪儿来的今天?”

  “也不想想自己的本领从何而来?”

  “危难之际是谁救了你的狗命?”

  

  所以,她要求丈夫“听话”,对自己绝对服从,并将此视为婚姻幸福、人生圆满的象征。

  裘千仞显然不太懂男人。

  女人的扶持本就是男人心里一根隐隐约约的刺,他或许心存感激,但绝不愿被时时提醒。因为那多少代表着他吃过软饭,是对雄性尊严的某种削弱与挑衅。

  公孙止的怨气和怒气在心中聚集,遗憾的是,裘千尺一无所知。

  她习惯了“弱肉强食”的生存之道,误把江湖中那套规则代入婚姻,满以为自己的付出该被对方感激涕零。

  相比较之下,黄蓉要聪明许多。

  其实,她对郭靖亦有提携之恩。

  当年学习降龙十八掌时,是她先认出了洪七公,并用各式美食为诱饵,为郭靖争取到了向顶级高手学习的机会。

  后来二人成亲,黄蓉何尝不悉心照顾家庭,认真打理琐事?她由着郭靖去保留赤子情怀,用心守护他那份少年气,自己却为此而世俗化标签化,不得不以一张中年大妈的面孔示人。

  但纵观全书,你可曾见她有过一句抱怨?可曾要求郭靖把自己当作菩萨来供奉?

  夫妻相处,最忌讳分强弱定输赢。

  当你决意要压对方一头,刻意拿“付出”来绑架对方时,婚姻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4

  压倒公孙止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柔儿之死。

  是他亲手将她一剑刺死,但背后的始作俑者却是猖狂暴虐的裘千尺。他做小伏低隐忍不发,却在背地里筹划布局,务求一击即中,令妻子再无翻身之日。

  他做到了一半。

  裘千尺被困十数年,最终借助杨过强势归来,占了绝情谷,还设计弄死了曾经的心爱之人。

  我总觉得,柔儿的存在触及了她的底线。

  对一个掌控欲和占有欲强烈的女人而言,劈腿无异于最痛彻心扉的背叛。

  她势必不择手段,决绝地把其肉体连同着精神一起消灭,并以此作为威慑来拉回男人,好叫他明白后果严重,再也不敢产生出轨的念头。

  类似的难题,其实黄蓉也遇见过。

  正当她和郭靖你侬我侬难舍难分时,郭靖的未婚妻杀出来了——是正经八百的未婚妻,有定情信物与众人见证,而且还贵为蒙古公主,占了天大的优势。

  黄老邪爱女心切,决意处死华筝,可黄蓉却眼疾手快地救下情敌。

  私以为,这是黄蓉的最聪明之处。

  除去华筝并不难,难的是让郭靖心甘情愿地撕毁婚约,义无反顾地娶自己为妻。而促成此事,远远不是武功高强就能够的。

  世间最强的力量,从来都是人心而非暴力。

  所以她由着郭靖去,把决定权交回他手里。哪怕自己聪明绝顶,也不曾在感情里用心机使手段,更遑论赤裸裸的威胁与暴力?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这和婚内出轨的性质不一样。

  但我相信,哪怕黄蓉与裘千尺易地而处,也不会不由分说置人于死地。她有的是方法使男人回心转意,如若不然,必定也能潇洒而去——这是刻在骨子深处的风骨与骄傲。

  裘千尺呢,输就输在执念与强势。

  她至死不知,男女之情从不遵循“强大者胜”定律。

  5

  多年以后,裘千尺与黄蓉有过一次见面交锋。

  彼时,裘千尺的手脚已残废,头发秃了、容貌毁了、丈夫也撕破脸了,与光彩照人的黄蓉一对比,心酸简直扑面而来。

  

  从郭芙与公孙绿萼的年纪来推算,她们该是同龄人啊。

  从前那些旖旎往事,想必也发生在同一时段。郭靖与黄蓉携手走江湖时,公孙止和裘千尺可能也正惺惺相惜,所谓郎情妾意,并不仅仅是主角的专利。

  可谁会想到呢,十几年后的她们,竟走到了完全相反的命运里去。

  抛开主角光环不谈,我总会想到那句经典名言:性格决定命运。

  看似虚无缥缈的明天,早就已经埋在人们的一言一行中,万事万物的最终归宿,讲来也不过是“因果循环”四个字。

  大部分人的结局,其实都由自己来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