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当下,澳大利亚最该做的是什么?

创业点子 阅读(1057)

  凌宇移民2019.8.27我要分享

  正当全球经济领导力日益分裂而导致风险加剧,以及世界两大经济体贸易冲突升级的背景下,澳洲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今天表示,澳洲政府制定了一个举全国之力的宏大目标:即重振澳洲停滞不前的生产力,让企业部门再次投资于经济增长。

  《澳洲金融评论报》表示,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反映出莫里森政府意识到破坏性的政治战略必须让步于支持增长的政策。同时,这也标志着莫里森政府促经济的决心。在第一步中,Frydenberg强调了企业和各州/领地政府的责任。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

  然而,关于提高生产力的日程必须扩展到联邦政府主要的政策领域,包括工作场所监管和税收改革。这必须成为更广泛国家议程的一部分,以重新获得20世纪90年代的生产力增长水平,继而推动澳洲在缔造近30年没有衰退的经济神话后继续发展和壮大。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三个月前选举莫里森政府连任的选民将继续受到工资增长缓慢的蹂躏,以及国外经济冲击的不利影响。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美企业、以及美联储的举动,可以用奇怪和令人不安来形容。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行长会议上,澳联储行长Philip Lowe说道:“政治冲击日益演变成为经济冲击。”

  因此,在没有中国经济二次繁荣的推动下,澳洲经济的繁荣取决于自身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能力。反过来,这又取决于澳洲的生产力表现。

  

  为了将全球贸易战和市场动荡的影响降到最低,澳洲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表示,澳洲企业应通过投资增长型业务,而不是通过股票回购和特殊派息的形式来帮助提升落后的生产力。

  8月26日(周一),在墨尔本举行的澳大利亚商业理事会(BCA)早餐会上,Frydenberg表示,重新审查大企业降息的大门已经关闭,但是引入工党风格投资补贴的大门却依然开放。

  与此同时,Frydenberg反对对劳资关系进行改革,并表示称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基于证据、务实、保护工人的权利,并且可以为澳洲经济和工薪阶层带来明显的收益”。

  另外,Frydenberg将敦促各州/领地帮助提升生产力的目标,即从目前五年平均增长1.1%的目标提高到30年年均增长1.5%的目标。

  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2020年澳洲人均年收入将增长3000澳币,相当于GDP增长和实际工资增长4%。

  

  过去28年间,澳大利亚GDP年均增长率为3.1%。同期生产力贡献了1.7个百分点。

  然而,由于商业投资的下降,近年来生产力增长放缓。Frydenberg说道:“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来推动国民收入的增加。”

  Frydenberg表示,政府目前正在尽一切可能在政策制定方面帮助企业提高生产力提供便利。而他给予澳洲企业的信息就是,“支持自己并利用资产负债表进行投资和增长。”

  他说:“如果我们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让人们能够为他们所做的事情赚更多钱,我们就需要企业增加资本支出,采用新技术和商业实践,以有效整合资本和劳动力。”

  

  “鉴于澳洲企业享有稳健的资产负债表、创新低的借贷成本和强劲的股票市场条件,唯一的问题在于企业在追求增长方面是否具备足够的积极性。”

  “例如,股票回购和资本回报变得越来越突出,日益成为企业的一种默认选择。但是,回购对于公司未来增长以及整体经济一直都是最佳的选择吗?”

  Frydenberg指出,在过去一年中,企业通过股票回购和特殊派息的方式向股东返还了290亿澳币的金额,相比上个四年年均120亿澳币的资本返还增长高达140%。

  “可以理解的是,当资产出售或强劲的经营现金流导致拥有过剩资本时,企业管理层和董事会希望在资本配置方面保持谨慎。”

  “然而,CSL和Cochlear等公司的经历告诉我们的则是利用各种条件、进行投资研发以实现增长。”

  

  另外,在生产力长期增长水平为1.5%时,资本下沉或资本投资占比在过去占比常常为0.9个百分点。但是,在过去五年中,占比仅为0.6%个百分点。

  就在两周前,澳大利亚商业理事会首席执行官Jennifer Westacott 呼吁政府采用多种机制,更好地促进企业提高生产力。

  其中包括产业关系(Industrial Relations)的变更,例如取代企业协议中的“境况改良测试(better-off overall test (BOOT)”,以及在不降低企业税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工党承诺的“澳大利亚投资担保(Australian Investment Guarantee)”等激励方式。

  Westacott表示,尽管议会最终会就大企业实施30%的企业税率达成协议,但是眼下为了提高生产力就需要增加商业投资。

  ?

  

  Frydenberg表示对引入投资补贴持开放的态度。他说:“我理解商业部门在有关企业税减免方面的挫败感,但这场战斗已经结束。”

  “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是如何更有效地鼓励商业投资。”

  “这并不是关于如何为公司提供税收优惠,让他们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而是采取适当的政策,推动企业更进一步,支持自己获得增长。”

  由于各州/领地政府是提供服务的主要负责机构,因此Frydenberg将把生产力挑战问题提上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COAG)会议的日程。

  他说:“生产力是一项需要全国对话的国家任务。”

  工党的计划是每年花费18亿澳元,允许澳洲所有企业可以对任何新的,符合规定、价值超过2万澳币的资产进行20%的实时抵扣。

  去年,联邦政府有关在2025年降低大企业税率低至25%的议案未能获得上院支持。但是,政府达成了一项妥协协议,即年营业额不超过5000万澳币的企业将实施25%的企业税率。

  安保资本(AMP Capital)提供的报告显示,已经有75%的澳交所上市企业公布了2018/19财年业绩。其中,仅有37%的企业业绩超出市场预期,成为自2012年以来表现最为糟糕的财报季。

  尽管61%的企业实现了收益正增长,但是仅有53%的企业增加了股东派息,不及上年同期的77%。

  收藏举报投诉

  

  正当全球经济领导力日益分裂而导致风险加剧,以及世界两大经济体贸易冲突升级的背景下,澳洲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今天表示,澳洲政府制定了一个举全国之力的宏大目标:即重振澳洲停滞不前的生产力,让企业部门再次投资于经济增长。

  《澳洲金融评论报》表示,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反映出莫里森政府意识到破坏性的政治战略必须让步于支持增长的政策。同时,这也标志着莫里森政府促经济的决心。在第一步中,Frydenberg强调了企业和各州/领地政府的责任。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

  然而,关于提高生产力的日程必须扩展到联邦政府主要的政策领域,包括工作场所监管和税收改革。这必须成为更广泛国家议程的一部分,以重新获得20世纪90年代的生产力增长水平,继而推动澳洲在缔造近30年没有衰退的经济神话后继续发展和壮大。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三个月前选举莫里森政府连任的选民将继续受到工资增长缓慢的蹂躏,以及国外经济冲击的不利影响。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美企业、以及美联储的举动,可以用奇怪和令人不安来形容。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行长会议上,澳联储行长Philip Lowe说道:“政治冲击日益演变成为经济冲击。”

  因此,在没有中国经济二次繁荣的推动下,澳洲经济的繁荣取决于自身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能力。反过来,这又取决于澳洲的生产力表现。

  

  为了将全球贸易战和市场动荡的影响降到最低,澳洲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表示,澳洲企业应通过投资增长型业务,而不是通过股票回购和特殊派息的形式来帮助提升落后的生产力。

  8月26日(周一),在墨尔本举行的澳大利亚商业理事会(BCA)早餐会上,Frydenberg表示,重新审查大企业降息的大门已经关闭,但是引入工党风格投资补贴的大门却依然开放。

  与此同时,Frydenberg反对对劳资关系进行改革,并表示称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基于证据、务实、保护工人的权利,并且可以为澳洲经济和工薪阶层带来明显的收益”。

  另外,Frydenberg将敦促各州/领地帮助提升生产力的目标,即从目前五年平均增长1.1%的目标提高到30年年均增长1.5%的目标。

  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2020年澳洲人均年收入将增长3000澳币,相当于GDP增长和实际工资增长4%。

  

  过去28年间,澳大利亚GDP年均增长率为3.1%。同期生产力贡献了1.7个百分点。

  然而,由于商业投资的下降,近年来生产力增长放缓。Frydenberg说道:“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来推动国民收入的增加。”

  Frydenberg表示,政府目前正在尽一切可能在政策制定方面帮助企业提高生产力提供便利。而他给予澳洲企业的信息就是,“支持自己并利用资产负债表进行投资和增长。”

  他说:“如果我们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让人们能够为他们所做的事情赚更多钱,我们就需要企业增加资本支出,采用新技术和商业实践,以有效整合资本和劳动力。”

  

  “鉴于澳洲企业享有稳健的资产负债表、创新低的借贷成本和强劲的股票市场条件,唯一的问题在于企业在追求增长方面是否具备足够的积极性。”

  “例如,股票回购和资本回报变得越来越突出,日益成为企业的一种默认选择。但是,回购对于公司未来增长以及整体经济一直都是最佳的选择吗?”

  Frydenberg指出,在过去一年中,企业通过股票回购和特殊派息的方式向股东返还了290亿澳币的金额,相比上个四年年均120亿澳币的资本返还增长高达140%。

  “可以理解的是,当资产出售或强劲的经营现金流导致拥有过剩资本时,企业管理层和董事会希望在资本配置方面保持谨慎。”

  “然而,CSL和Cochlear等公司的经历告诉我们的则是利用各种条件、进行投资研发以实现增长。”

  

  另外,在生产力长期增长水平为1.5%时,资本下沉或资本投资占比在过去占比常常为0.9个百分点。但是,在过去五年中,占比仅为0.6%个百分点。

  就在两周前,澳大利亚商业理事会首席执行官Jennifer Westacott 呼吁政府采用多种机制,更好地促进企业提高生产力。

  其中包括产业关系(Industrial Relations)的变更,例如取代企业协议中的“境况改良测试(better-off overall test (BOOT)”,以及在不降低企业税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工党承诺的“澳大利亚投资担保(Australian Investment Guarantee)”等激励方式。

  Westacott表示,尽管议会最终会就大企业实施30%的企业税率达成协议,但是眼下为了提高生产力就需要增加商业投资。

  ?

  

  Frydenberg表示对引入投资补贴持开放的态度。他说:“我理解商业部门在有关企业税减免方面的挫败感,但这场战斗已经结束。”

  “我们现在关注的重点是如何更有效地鼓励商业投资。”

  “这并不是关于如何为公司提供税收优惠,让他们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而是采取适当的政策,推动企业更进一步,支持自己获得增长。”

  由于各州/领地政府是提供服务的主要负责机构,因此Frydenberg将把生产力挑战问题提上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COAG)会议的日程。

  他说:“生产力是一项需要全国对话的国家任务。”

  工党的计划是每年花费18亿澳元,允许澳洲所有企业可以对任何新的,符合规定、价值超过2万澳币的资产进行20%的实时抵扣。

  去年,联邦政府有关在2025年降低大企业税率低至25%的议案未能获得上院支持。但是,政府达成了一项妥协协议,即年营业额不超过5000万澳币的企业将实施25%的企业税率。

  安保资本(AMP Capital)提供的报告显示,已经有75%的澳交所上市企业公布了2018/19财年业绩。其中,仅有37%的企业业绩超出市场预期,成为自2012年以来表现最为糟糕的财报季。

  尽管61%的企业实现了收益正增长,但是仅有53%的企业增加了股东派息,不及上年同期的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