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第一百二十章三十二强

创业故事 阅读(625)
?

  “哇哦!孤星大大赢了!”

  几名头戴五颜六色的假发、身穿不同款式的COSPLAY专用戏服的青年男女先后从赛场的边缘部位冲到守在观战区边缘的工作人员面前,一边鼓掌,一边手舞足蹈。一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生还不停地挥舞自己手中的团扇,像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们挥舞荧光棒一样,将自己的手臂举到最高,从最左侧一直挥舞到最右侧。站在他们面前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只能抬起双手,示意他们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迷幻孤星”似乎能够注意到他的这一小群粉丝所发出的声音。在踏上舞台之前,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向他的粉丝们所在的方向挥手,随后才向白板的方向走去。紧接着,刺耳而嘹亮的尖叫声从观战区的边缘响起来。围在主席台周围的两名工作人员不得不走向观战区,警告发出尖叫声的两个女生。

  “这家伙竟然有这种花痴粉丝?”

  冯必成把自己的手机平放到桌面上,抬起头,看向正在往纸板上签名的“迷幻孤星”的背影,再看向黄天伟。

  “圈子里很多著名的大佬都是这样啊。他长得帅,又多才多艺,有很多小迷妹很正常。”

  黄天伟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坐到冯必成左侧的座位上,抬起头,注视“迷幻孤星”的侧脸。他的眼神中流露出难以遮掩的崇拜表情。

  “他帅吗?我可不觉得。”

  冯必成摇摇头,随即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焦点桌上的对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ID为“轮回”的51号种子选手连续耗光自己全部的费用,往自己的场上召唤出三只怪兽。他的场上没有任何魔法与陷阱卡,只有这三只怪兽。而“终结者”秦柏松的场上则恰好相反,没有任何怪兽,只有两张未知的盖卡,以及位于场地魔法区域的星际航路。

  正在这时,秦柏松空着的左手拍到焦点桌的中央位置,像是在阻止“轮回”的动作。

  “哦?”

  冯必成忍不住眯起眼睛。他已经猜到,秦柏松要干什么。

  “不会吧?那家伙也用星际卡组?”黄天伟也扭过头,向秦柏松所在的方向看去。

  秦柏松把自己右手中的全部手牌握在一起,抬起左手,翻开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那张卡是永续陷阱卡——星际战舰充能。

  “哇哦——”

  冯必成和黄天伟同时惊叫出声。一同发出叫声的,还有以几名人高马大的东北玩家为主的玩家们。

  在他们的惊呼声中,秦柏松将自己手中的星际要塞-灭亡之星拍到场上,并对“轮回”场上的三只怪兽做出一个“清扫”的手势。毫无疑问,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把对方场上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将它们除外。

  “轮回”立刻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一把将自己场上的三只怪兽收拢到一起,随即将自己场上的所有卡牌收起来。

  “胜负已分!终结者获胜!”站在焦点桌边缘的李俊德扭过头,向主席台的方向喊。

  “终结者”秦柏松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向“轮回”伸出右手。“轮回”露出尴尬的表情,伸出自己略微有些粗糙的右手,轻轻地握住秦柏松的指尖,迅速地摇晃两下,随即向领取六十四强选手的礼包的主席台边缘位置走去。

  “这家伙也赢了啊。”冯必成忍不住感叹。

  “虚影他们醒了,”黄天伟掏出自己连续振动的手机,“他们问,龙皇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们醒得这么早吗?我还以为他们得一直睡到中午呢。”

  冯必成好奇地扭过头,看向黄天伟的手机屏幕,随后又抬起头,向自己斜前方的3号桌看去。

  “我的回合结束。该你了。”

  “猫大爷”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场上的那只仪式怪兽的表面摸了一把,随后又在自己场上的两张已经打开的永续陷阱卡的表面摸了一把。横置在他场上的那张仪式怪兽,是另外一种费用为3、等级为9的魔壶。这只魔壶的卡图是一只平放在洞窟中的圆形平台上的扁圆形陶壶,通体涂满水银色的油漆,壶身两侧画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暗金色八卦图案。它的攻击力是0,守备力却是3500。

  江攀龙将自己的手卡展开,随即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锋翼和破坏龙-烈焰看去。此时此刻,这两张卡都和对面的那只魔壶一样,横置在场上。他转动自己场上的二十面骰子,将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4,随即从卡组的顶端抽出一张卡。

  “只要仪式魔壶-八卦在场上存在,双方场上所有等级低于它的怪兽在登场时,都必须改变为防守形态,且不能主动改变形态。而且,受到它的效果所影响的怪兽不能把在场上发动的卡牌效果发动。只有与它同类的‘仪式魔壶’仪式怪兽可以不受它的效果影响。”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场上的魔壶的效果解释一遍,随即将自己的左手平放在位于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中央的那张永续陷阱卡上。那是一张费用为1的永续陷阱卡,卡图是站立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之上的皇帝在挥动自己手中的权杖,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士兵们下令,让他们布置路障,堵住从大路的尽头赶来的几名大臣或者使者模样的人的路。

  江攀龙将自己抽到的卡加入手牌中,随即抬起头,看向“猫大爷”场上的两张永续陷阱卡。他知道,“猫大爷”按住的这张限制卡的名字叫“宫廷的禁令”,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自己场上有等级5以上的怪兽存在,对方场上的怪兽等级便不得高于自己场上最高等级的怪兽。这张陷阱卡和仪式魔壶-八卦配合在一起,不仅可以封住对手的大怪,也可以完全封住对手的所有怪兽在场上的效果。与此同时,另外一张被打开的永续陷阱卡使得这个封锁阵更加牢固。那张陷阱卡的费用为2,卡名为“戒律的守护结界”,卡图是一堵透明的墙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挡在一大片刻印有大量文字的石板之前。它的效果也很简单:只要它在场上存在,自己场上其他的永续魔法、陷阱卡都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指定,也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破坏。第二局对决刚开始时,“猫大爷”便在自己的前两个回合先后发动这两张陷阱卡,以封印自己的大怪。

  “仪式魔壶-八卦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每一个回合一次,把自己手牌或者场上的另外一只‘仪式魔壶’怪兽献祭,并支付一点费用,把你的卡牌效果发动无效,并把那张卡破坏。请继续吧。”

  “猫大爷”将自己的手牌全部攥到右手中,向江攀龙伸出左手。他的左手有意无意地从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上方划过。那是他场上唯一还没有翻开的魔法或陷阱卡。

  “好。”

  江攀龙思考几秒钟之后,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破坏龙卷风,指向“猫大爷”场上的盖卡。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卷风,破坏你的那张盖卡。你有什么要做的吗?”

  “我要连锁发动我的盖卡。”

  “猫大爷”直接将自己场上的盖卡翻开。那张盖卡,是他在上一局中曾经使用过的瞬间魔法卡,仪式魔壶的复制作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复制作坊。”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自己墓地中的一只费用为1、等级为5的鲜红色陶壶放回到额外卡组,随后将自己曾经在上一局召唤过的仪式魔壶-镜像再次拿到场上,放置到八卦的右侧。

  “我召唤镜像,发动镜像的效果,复制八卦的各项能力。可不可以?”

  “可以。”

  江攀龙再次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牌,随后又看向自己场上的盖卡。他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一张破坏龙融合,直接将其发动。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不行。我要发动八卦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抬起手,指向自己场上的仪式魔壶-八卦,随即将自己手中的一张仪式魔壶的熟练工送入墓地。

  “好。那我就再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龙族的宝牌。我要丢弃自己手中的光耀,再抽两张卡。”

  江攀龙再次将自己手牌中的一张龙族的宝牌打出来,随即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光耀送入墓地。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召唤光耀基本没有什么作用。

  “不行。我要再发动镜像从八卦身上得到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手中唯一剩下的手牌丢进墓地。那是一张仪式魔壶的学徒工。

  “好。”

  江攀龙抬起头,面向“猫大爷”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双手,以及那一张永远带着一团和气的脸。

  “你现在已经没有手卡,也没有其他任何盖卡,对吗?”

  “没错。”

  “很好。”

  收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江攀龙的脸上露出一丝略微有些凶狠的笑容。他将自己手中仅存的一张暴雷击和一张破坏龙-劲浪翻过来,平放在桌子上,随即翻开自己场上的盖卡。那张卡,是一张破坏龙的传承。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的传承,复制破坏龙融合。”

  “可以啊。你要融合召唤什么呢?”

  “猫大爷”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江攀龙的这个动作,但也没有露出感到意外的表情。正在这时,站立在赛场左侧过道的裁判和工作人员都在向3号桌走去。

  “我要把锋翼、烈焰、光耀和疾驰除外,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迅速地将自己场上的两只怪兽和墓地中的两只怪兽移动到除外区,再从自己的额外卡组抽出破坏龙皇-星陨,将它平放到自己的怪兽区正中央的位置。他张开自己的右手,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它的卡图表面从上到下轻抹一遍。

  “哇!”

  裁判和两名工作人员同时紧盯住破坏龙皇-星陨半透明的闪光卡图,发出赞叹。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只怪兽很厉害吗?”

  “猫大爷”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捏住星陨的边角,将它抬起来,眯起眼睛,向卡牌中下方的大段效果文字看去。

  “星陨的等级是10,不受你的怪兽影响,”江攀龙露出自信的表情,“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它。它可以把你场上所有卡的效果都无效,并且可以将你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除外。”

  “没错。而且,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星陨每个回合可以攻击四次,而且不受它自身以外的卡牌效果影响。”裁判及时补充。

  “猫大爷”径直往后倒去,整个身体像是突然被打了一针麻醉剂一样,瘫倒在椅子背上。

  “有必要这样嘛?你不是还有生命牌嘛?”一名工作人员忍不住笑起来。

龙……”

  足足半分钟过去之后,“猫大爷”才从自己的座位上爬起来,将自己的所有东西全部一股脑地塞进背包里,将背包的右侧吊带斜挎在自己的右肩上,随即一路小跑,向领取六十四强礼包的主席台座位走去。

  “恭喜啊,龙皇。”裁判抬起手,向江攀龙竖起大拇指。

  江攀龙笑着点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起背包,向舞台走去。他先向钟卓越还礼,随即再和白板前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三十二强的位置上已经有九个签名。他找到纸板的左半部分,在他的ID和“猫大爷”三个字共同指向的下一个空格上签下几乎一模一样的“龙皇”二字。稀稀拉拉的掌声从赛场的几个方向响起。

  “怎么样?顺利吗?”

  回到靠近会议厅大门的位置之后,江攀龙立刻被冯必成和黄天伟二人从两边围住。

  “还好啦。那个家伙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缠。二比零,结束战斗。”

  江攀龙笑着张开双臂,搂住冯必成和黄天伟的肩膀,轻轻地拍两人的肩膀。冯必成也笑着抬起拳头,捶打江攀龙结实的胸膛

  “上午打几轮?”黄天伟问。

  “两轮。决出十六强之后,十六强全体成员先合影,然后大家去吃中午饭。下午一点半,十六强对决才开始。”

  江攀龙听到另一片欢呼声,随即扭过头,往舞台的方向看去。这一次,走上舞台的,是文恒嘉。发出掌声和欢呼声的,自然是上海本地玩家们。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最后一名三十二强玩家走上舞台。那是露出猥琐笑容的“小虫”庞盛。当他签下两个如同泥地上乱爬的蚯蚓一般歪歪扭扭的字迹时,零星的掌声和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主席台上的玩家们和裁判们反而显得见怪不怪。他们都清楚,这个家伙的比赛如果不是最后几个结束的,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好啦!现在,三十二强选手已经全部决出!让我来宣读一下,新鲜出炉的三十二强对阵情况!”

  钟卓越再次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扭过头,注视舞台中央的白板。两名工作人员立刻推动白板下方的滚轮,让白板向前滚动一段距离。

  观战区的大部分观众先后停下手里的事,也停止交谈,转过身,齐刷刷地面朝舞台中央的白板。

  “第一桌,凯麟对血痕!”

  “第二桌,龙皇对凤鸣!”

  一部分玩家先后把目光投射到江攀龙身上。江攀龙没有去看他们,而是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下一个对手,ID为“凤鸣”的49号种子。那个人正坐在自己前方的一排桌位边缘的位置上喝水。

  “第三桌,悲歌对原子弹!”

  “第四桌,Density对灰烬!”

  上海本地玩家群体中又发出零星的掌声。还有一些人向正准备离场的“九重天”高志和看去。高志和的一张胖脸涨得通红,满脸都是不服的表情,迈着外八字步,一颤一颤地向大门走去。好几个人想要和他搭话,他都不理不睬。

  “第五桌,迷幻孤星对兰斯洛特!”

  黄天伟和几名身穿COSPLAY戏服的观众一起抬起头,向“迷幻孤星”看去。他们看到,“迷幻孤星”从自己原本的座位上站起来,和“兰斯洛特”握手。

  “第六桌,摩罗对比鲁斯!”

  “第七桌,SKY对铂金!”

  “第八桌,冰海对Darkness!”

  包括欧阳冰海在内的几名玩家先后起身,向自己的桌位走去。

  “第九桌,天道对四饼!”

  “第十桌,悲剧之王对终结者!”

  “第十一桌,老衲法号乱来对邪帝!”

  上海本土玩家群体中再次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掌声,也有嘲笑声。ID为“老衲法号乱来”的卷发男人煞有其事地从自己原先的座位上站起来,向所有人挥手。

  “第十二桌,凌落对堕天使!”

  欢呼声再次从赛场的各个角落响起。ID为“堕天使”的6号种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轻轻地耸肩膀,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他的牙齿和他微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第十三桌,山岚对小虫!”

  “第十四桌,巨力对狙击手!”

  “第十五桌,独行客对暴走狂蛙!”

  “最后一桌,翡翠对浪子!”

  2019.7.26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19)智破双魔壶

  96

  生还者kevin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2.1

  2019.07.26 11:26

  字数 5157

  “哇哦!孤星大大赢了!”

  几名头戴五颜六色的假发、身穿不同款式的COSPLAY专用戏服的青年男女先后从赛场的边缘部位冲到守在观战区边缘的工作人员面前,一边鼓掌,一边手舞足蹈。一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生还不停地挥舞自己手中的团扇,像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们挥舞荧光棒一样,将自己的手臂举到最高,从最左侧一直挥舞到最右侧。站在他们面前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只能抬起双手,示意他们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迷幻孤星”似乎能够注意到他的这一小群粉丝所发出的声音。在踏上舞台之前,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向他的粉丝们所在的方向挥手,随后才向白板的方向走去。紧接着,刺耳而嘹亮的尖叫声从观战区的边缘响起来。围在主席台周围的两名工作人员不得不走向观战区,警告发出尖叫声的两个女生。

  “这家伙竟然有这种花痴粉丝?”

  冯必成把自己的手机平放到桌面上,抬起头,看向正在往纸板上签名的“迷幻孤星”的背影,再看向黄天伟。

  “圈子里很多著名的大佬都是这样啊。他长得帅,又多才多艺,有很多小迷妹很正常。”

  黄天伟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坐到冯必成左侧的座位上,抬起头,注视“迷幻孤星”的侧脸。他的眼神中流露出难以遮掩的崇拜表情。

  “他帅吗?我可不觉得。”

  冯必成摇摇头,随即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焦点桌上的对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ID为“轮回”的51号种子选手连续耗光自己全部的费用,往自己的场上召唤出三只怪兽。他的场上没有任何魔法与陷阱卡,只有这三只怪兽。而“终结者”秦柏松的场上则恰好相反,没有任何怪兽,只有两张未知的盖卡,以及位于场地魔法区域的星际航路。

  正在这时,秦柏松空着的左手拍到焦点桌的中央位置,像是在阻止“轮回”的动作。

  “哦?”

  冯必成忍不住眯起眼睛。他已经猜到,秦柏松要干什么。

  “不会吧?那家伙也用星际卡组?”黄天伟也扭过头,向秦柏松所在的方向看去。

  秦柏松把自己右手中的全部手牌握在一起,抬起左手,翻开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那张卡是永续陷阱卡——星际战舰充能。

  “哇哦——”

  冯必成和黄天伟同时惊叫出声。一同发出叫声的,还有以几名人高马大的东北玩家为主的玩家们。

  在他们的惊呼声中,秦柏松将自己手中的星际要塞-灭亡之星拍到场上,并对“轮回”场上的三只怪兽做出一个“清扫”的手势。毫无疑问,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把对方场上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将它们除外。

  “轮回”立刻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一把将自己场上的三只怪兽收拢到一起,随即将自己场上的所有卡牌收起来。

  “胜负已分!终结者获胜!”站在焦点桌边缘的李俊德扭过头,向主席台的方向喊。

  “终结者”秦柏松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向“轮回”伸出右手。“轮回”露出尴尬的表情,伸出自己略微有些粗糙的右手,轻轻地握住秦柏松的指尖,迅速地摇晃两下,随即向领取六十四强选手的礼包的主席台边缘位置走去。

  “这家伙也赢了啊。”冯必成忍不住感叹。

  “虚影他们醒了,”黄天伟掏出自己连续振动的手机,“他们问,龙皇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们醒得这么早吗?我还以为他们得一直睡到中午呢。”

  冯必成好奇地扭过头,看向黄天伟的手机屏幕,随后又抬起头,向自己斜前方的3号桌看去。

  “我的回合结束。该你了。”

  “猫大爷”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场上的那只仪式怪兽的表面摸了一把,随后又在自己场上的两张已经打开的永续陷阱卡的表面摸了一把。横置在他场上的那张仪式怪兽,是另外一种费用为3、等级为9的魔壶。这只魔壶的卡图是一只平放在洞窟中的圆形平台上的扁圆形陶壶,通体涂满水银色的油漆,壶身两侧画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暗金色八卦图案。它的攻击力是0,守备力却是3500。

  江攀龙将自己的手卡展开,随即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锋翼和破坏龙-烈焰看去。此时此刻,这两张卡都和对面的那只魔壶一样,横置在场上。他转动自己场上的二十面骰子,将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4,随即从卡组的顶端抽出一张卡。

  “只要仪式魔壶-八卦在场上存在,双方场上所有等级低于它的怪兽在登场时,都必须改变为防守形态,且不能主动改变形态。而且,受到它的效果所影响的怪兽不能把在场上发动的卡牌效果发动。只有与它同类的‘仪式魔壶’仪式怪兽可以不受它的效果影响。”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场上的魔壶的效果解释一遍,随即将自己的左手平放在位于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中央的那张永续陷阱卡上。那是一张费用为1的永续陷阱卡,卡图是站立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之上的皇帝在挥动自己手中的权杖,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士兵们下令,让他们布置路障,堵住从大路的尽头赶来的几名大臣或者使者模样的人的路。

  江攀龙将自己抽到的卡加入手牌中,随即抬起头,看向“猫大爷”场上的两张永续陷阱卡。他知道,“猫大爷”按住的这张限制卡的名字叫“宫廷的禁令”,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自己场上有等级5以上的怪兽存在,对方场上的怪兽等级便不得高于自己场上最高等级的怪兽。这张陷阱卡和仪式魔壶-八卦配合在一起,不仅可以封住对手的大怪,也可以完全封住对手的所有怪兽在场上的效果。与此同时,另外一张被打开的永续陷阱卡使得这个封锁阵更加牢固。那张陷阱卡的费用为2,卡名为“戒律的守护结界”,卡图是一堵透明的墙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挡在一大片刻印有大量文字的石板之前。它的效果也很简单:只要它在场上存在,自己场上其他的永续魔法、陷阱卡都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指定,也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破坏。第二局对决刚开始时,“猫大爷”便在自己的前两个回合先后发动这两张陷阱卡,以封印自己的大怪。

  “仪式魔壶-八卦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每一个回合一次,把自己手牌或者场上的另外一只‘仪式魔壶’怪兽献祭,并支付一点费用,把你的卡牌效果发动无效,并把那张卡破坏。请继续吧。”

  “猫大爷”将自己的手牌全部攥到右手中,向江攀龙伸出左手。他的左手有意无意地从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上方划过。那是他场上唯一还没有翻开的魔法或陷阱卡。

  “好。”

  江攀龙思考几秒钟之后,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破坏龙卷风,指向“猫大爷”场上的盖卡。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卷风,破坏你的那张盖卡。你有什么要做的吗?”

  “我要连锁发动我的盖卡。”

  “猫大爷”直接将自己场上的盖卡翻开。那张盖卡,是他在上一局中曾经使用过的瞬间魔法卡,仪式魔壶的复制作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复制作坊。”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自己墓地中的一只费用为1、等级为5的鲜红色陶壶放回到额外卡组,随后将自己曾经在上一局召唤过的仪式魔壶-镜像再次拿到场上,放置到八卦的右侧。

  “我召唤镜像,发动镜像的效果,复制八卦的各项能力。可不可以?”

  “可以。”

  江攀龙再次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牌,随后又看向自己场上的盖卡。他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一张破坏龙融合,直接将其发动。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不行。我要发动八卦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抬起手,指向自己场上的仪式魔壶-八卦,随即将自己手中的一张仪式魔壶的熟练工送入墓地。

  “好。那我就再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龙族的宝牌。我要丢弃自己手中的光耀,再抽两张卡。”

  江攀龙再次将自己手牌中的一张龙族的宝牌打出来,随即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光耀送入墓地。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召唤光耀基本没有什么作用。

  “不行。我要再发动镜像从八卦身上得到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手中唯一剩下的手牌丢进墓地。那是一张仪式魔壶的学徒工。

  “好。”

  江攀龙抬起头,面向“猫大爷”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双手,以及那一张永远带着一团和气的脸。

  “你现在已经没有手卡,也没有其他任何盖卡,对吗?”

  “没错。”

  “很好。”

  收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江攀龙的脸上露出一丝略微有些凶狠的笑容。他将自己手中仅存的一张暴雷击和一张破坏龙-劲浪翻过来,平放在桌子上,随即翻开自己场上的盖卡。那张卡,是一张破坏龙的传承。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的传承,复制破坏龙融合。”

  “可以啊。你要融合召唤什么呢?”

  “猫大爷”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江攀龙的这个动作,但也没有露出感到意外的表情。正在这时,站立在赛场左侧过道的裁判和工作人员都在向3号桌走去。

  “我要把锋翼、烈焰、光耀和疾驰除外,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迅速地将自己场上的两只怪兽和墓地中的两只怪兽移动到除外区,再从自己的额外卡组抽出破坏龙皇-星陨,将它平放到自己的怪兽区正中央的位置。他张开自己的右手,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它的卡图表面从上到下轻抹一遍。

  “哇!”

  裁判和两名工作人员同时紧盯住破坏龙皇-星陨半透明的闪光卡图,发出赞叹。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只怪兽很厉害吗?”

  “猫大爷”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捏住星陨的边角,将它抬起来,眯起眼睛,向卡牌中下方的大段效果文字看去。

  “星陨的等级是10,不受你的怪兽影响,”江攀龙露出自信的表情,“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它。它可以把你场上所有卡的效果都无效,并且可以将你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除外。”

  “没错。而且,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星陨每个回合可以攻击四次,而且不受它自身以外的卡牌效果影响。”裁判及时补充。

  “猫大爷”径直往后倒去,整个身体像是突然被打了一针麻醉剂一样,瘫倒在椅子背上。

  “有必要这样嘛?你不是还有生命牌嘛?”一名工作人员忍不住笑起来。

龙……”

  足足半分钟过去之后,“猫大爷”才从自己的座位上爬起来,将自己的所有东西全部一股脑地塞进背包里,将背包的右侧吊带斜挎在自己的右肩上,随即一路小跑,向领取六十四强礼包的主席台座位走去。

  “恭喜啊,龙皇。”裁判抬起手,向江攀龙竖起大拇指。

  江攀龙笑着点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起背包,向舞台走去。他先向钟卓越还礼,随即再和白板前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三十二强的位置上已经有九个签名。他找到纸板的左半部分,在他的ID和“猫大爷”三个字共同指向的下一个空格上签下几乎一模一样的“龙皇”二字。稀稀拉拉的掌声从赛场的几个方向响起。

  “怎么样?顺利吗?”

  回到靠近会议厅大门的位置之后,江攀龙立刻被冯必成和黄天伟二人从两边围住。

  “还好啦。那个家伙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缠。二比零,结束战斗。”

  江攀龙笑着张开双臂,搂住冯必成和黄天伟的肩膀,轻轻地拍两人的肩膀。冯必成也笑着抬起拳头,捶打江攀龙结实的胸膛

  “上午打几轮?”黄天伟问。

  “两轮。决出十六强之后,十六强全体成员先合影,然后大家去吃中午饭。下午一点半,十六强对决才开始。”

  江攀龙听到另一片欢呼声,随即扭过头,往舞台的方向看去。这一次,走上舞台的,是文恒嘉。发出掌声和欢呼声的,自然是上海本地玩家们。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最后一名三十二强玩家走上舞台。那是露出猥琐笑容的“小虫”庞盛。当他签下两个如同泥地上乱爬的蚯蚓一般歪歪扭扭的字迹时,零星的掌声和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主席台上的玩家们和裁判们反而显得见怪不怪。他们都清楚,这个家伙的比赛如果不是最后几个结束的,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好啦!现在,三十二强选手已经全部决出!让我来宣读一下,新鲜出炉的三十二强对阵情况!”

  钟卓越再次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扭过头,注视舞台中央的白板。两名工作人员立刻推动白板下方的滚轮,让白板向前滚动一段距离。

  观战区的大部分观众先后停下手里的事,也停止交谈,转过身,齐刷刷地面朝舞台中央的白板。

  “第一桌,凯麟对血痕!”

  “第二桌,龙皇对凤鸣!”

  一部分玩家先后把目光投射到江攀龙身上。江攀龙没有去看他们,而是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下一个对手,ID为“凤鸣”的49号种子。那个人正坐在自己前方的一排桌位边缘的位置上喝水。

  “第三桌,悲歌对原子弹!”

  “第四桌,Density对灰烬!”

  上海本地玩家群体中又发出零星的掌声。还有一些人向正准备离场的“九重天”高志和看去。高志和的一张胖脸涨得通红,满脸都是不服的表情,迈着外八字步,一颤一颤地向大门走去。好几个人想要和他搭话,他都不理不睬。

  “第五桌,迷幻孤星对兰斯洛特!”

  黄天伟和几名身穿COSPLAY戏服的观众一起抬起头,向“迷幻孤星”看去。他们看到,“迷幻孤星”从自己原本的座位上站起来,和“兰斯洛特”握手。

  “第六桌,摩罗对比鲁斯!”

  “第七桌,SKY对铂金!”

  “第八桌,冰海对Darkness!”

  包括欧阳冰海在内的几名玩家先后起身,向自己的桌位走去。

  “第九桌,天道对四饼!”

  “第十桌,悲剧之王对终结者!”

  “第十一桌,老衲法号乱来对邪帝!”

  上海本土玩家群体中再次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掌声,也有嘲笑声。ID为“老衲法号乱来”的卷发男人煞有其事地从自己原先的座位上站起来,向所有人挥手。

  “第十二桌,凌落对堕天使!”

  欢呼声再次从赛场的各个角落响起。ID为“堕天使”的6号种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轻轻地耸肩膀,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他的牙齿和他微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第十三桌,山岚对小虫!”

  “第十四桌,巨力对狙击手!”

  “第十五桌,独行客对暴走狂蛙!”

  “最后一桌,翡翠对浪子!”

  2019.7.26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19)智破双魔壶

  “哇哦!孤星大大赢了!”

  几名头戴五颜六色的假发、身穿不同款式的COSPLAY专用戏服的青年男女先后从赛场的边缘部位冲到守在观战区边缘的工作人员面前,一边鼓掌,一边手舞足蹈。一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生还不停地挥舞自己手中的团扇,像演唱会现场的观众们挥舞荧光棒一样,将自己的手臂举到最高,从最左侧一直挥舞到最右侧。站在他们面前的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只能抬起双手,示意他们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迷幻孤星”似乎能够注意到他的这一小群粉丝所发出的声音。在踏上舞台之前,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向他的粉丝们所在的方向挥手,随后才向白板的方向走去。紧接着,刺耳而嘹亮的尖叫声从观战区的边缘响起来。围在主席台周围的两名工作人员不得不走向观战区,警告发出尖叫声的两个女生。

  “这家伙竟然有这种花痴粉丝?”

  冯必成把自己的手机平放到桌面上,抬起头,看向正在往纸板上签名的“迷幻孤星”的背影,再看向黄天伟。

  “圈子里很多著名的大佬都是这样啊。他长得帅,又多才多艺,有很多小迷妹很正常。”

  黄天伟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坐到冯必成左侧的座位上,抬起头,注视“迷幻孤星”的侧脸。他的眼神中流露出难以遮掩的崇拜表情。

  “他帅吗?我可不觉得。”

  冯必成摇摇头,随即向舞台上方的投影屏看去。焦点桌上的对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ID为“轮回”的51号种子选手连续耗光自己全部的费用,往自己的场上召唤出三只怪兽。他的场上没有任何魔法与陷阱卡,只有这三只怪兽。而“终结者”秦柏松的场上则恰好相反,没有任何怪兽,只有两张未知的盖卡,以及位于场地魔法区域的星际航路。

  正在这时,秦柏松空着的左手拍到焦点桌的中央位置,像是在阻止“轮回”的动作。

  “哦?”

  冯必成忍不住眯起眼睛。他已经猜到,秦柏松要干什么。

  “不会吧?那家伙也用星际卡组?”黄天伟也扭过头,向秦柏松所在的方向看去。

  秦柏松把自己右手中的全部手牌握在一起,抬起左手,翻开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那张卡是永续陷阱卡——星际战舰充能。

  “哇哦——”

  冯必成和黄天伟同时惊叫出声。一同发出叫声的,还有以几名人高马大的东北玩家为主的玩家们。

  在他们的惊呼声中,秦柏松将自己手中的星际要塞-灭亡之星拍到场上,并对“轮回”场上的三只怪兽做出一个“清扫”的手势。毫无疑问,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把对方场上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将它们除外。

  “轮回”立刻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一把将自己场上的三只怪兽收拢到一起,随即将自己场上的所有卡牌收起来。

  “胜负已分!终结者获胜!”站在焦点桌边缘的李俊德扭过头,向主席台的方向喊。

  “终结者”秦柏松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向“轮回”伸出右手。“轮回”露出尴尬的表情,伸出自己略微有些粗糙的右手,轻轻地握住秦柏松的指尖,迅速地摇晃两下,随即向领取六十四强选手的礼包的主席台边缘位置走去。

  “这家伙也赢了啊。”冯必成忍不住感叹。

  “虚影他们醒了,”黄天伟掏出自己连续振动的手机,“他们问,龙皇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们醒得这么早吗?我还以为他们得一直睡到中午呢。”

  冯必成好奇地扭过头,看向黄天伟的手机屏幕,随后又抬起头,向自己斜前方的3号桌看去。

  “我的回合结束。该你了。”

  “猫大爷”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自己场上的那只仪式怪兽的表面摸了一把,随后又在自己场上的两张已经打开的永续陷阱卡的表面摸了一把。横置在他场上的那张仪式怪兽,是另外一种费用为3、等级为9的魔壶。这只魔壶的卡图是一只平放在洞窟中的圆形平台上的扁圆形陶壶,通体涂满水银色的油漆,壶身两侧画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暗金色八卦图案。它的攻击力是0,守备力却是3500。

  江攀龙将自己的手卡展开,随即向自己场上的破坏龙-锋翼和破坏龙-烈焰看去。此时此刻,这两张卡都和对面的那只魔壶一样,横置在场上。他转动自己场上的二十面骰子,将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4,随即从卡组的顶端抽出一张卡。

  “只要仪式魔壶-八卦在场上存在,双方场上所有等级低于它的怪兽在登场时,都必须改变为防守形态,且不能主动改变形态。而且,受到它的效果所影响的怪兽不能把在场上发动的卡牌效果发动。只有与它同类的‘仪式魔壶’仪式怪兽可以不受它的效果影响。”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场上的魔壶的效果解释一遍,随即将自己的左手平放在位于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中央的那张永续陷阱卡上。那是一张费用为1的永续陷阱卡,卡图是站立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之上的皇帝在挥动自己手中的权杖,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士兵们下令,让他们布置路障,堵住从大路的尽头赶来的几名大臣或者使者模样的人的路。

  江攀龙将自己抽到的卡加入手牌中,随即抬起头,看向“猫大爷”场上的两张永续陷阱卡。他知道,“猫大爷”按住的这张限制卡的名字叫“宫廷的禁令”,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自己场上有等级5以上的怪兽存在,对方场上的怪兽等级便不得高于自己场上最高等级的怪兽。这张陷阱卡和仪式魔壶-八卦配合在一起,不仅可以封住对手的大怪,也可以完全封住对手的所有怪兽在场上的效果。与此同时,另外一张被打开的永续陷阱卡使得这个封锁阵更加牢固。那张陷阱卡的费用为2,卡名为“戒律的守护结界”,卡图是一堵透明的墙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挡在一大片刻印有大量文字的石板之前。它的效果也很简单:只要它在场上存在,自己场上其他的永续魔法、陷阱卡都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指定,也不能被对方的卡牌效果破坏。第二局对决刚开始时,“猫大爷”便在自己的前两个回合先后发动这两张陷阱卡,以封印自己的大怪。

  “仪式魔壶-八卦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每一个回合一次,把自己手牌或者场上的另外一只‘仪式魔壶’怪兽献祭,并支付一点费用,把你的卡牌效果发动无效,并把那张卡破坏。请继续吧。”

  “猫大爷”将自己的手牌全部攥到右手中,向江攀龙伸出左手。他的左手有意无意地从自己场上的一张盖卡上方划过。那是他场上唯一还没有翻开的魔法或陷阱卡。

  “好。”

  江攀龙思考几秒钟之后,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破坏龙卷风,指向“猫大爷”场上的盖卡。

  “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卷风,破坏你的那张盖卡。你有什么要做的吗?”

  “我要连锁发动我的盖卡。”

  “猫大爷”直接将自己场上的盖卡翻开。那张盖卡,是他在上一局中曾经使用过的瞬间魔法卡,仪式魔壶的复制作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复制作坊。”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自己墓地中的一只费用为1、等级为5的鲜红色陶壶放回到额外卡组,随后将自己曾经在上一局召唤过的仪式魔壶-镜像再次拿到场上,放置到八卦的右侧。

  “我召唤镜像,发动镜像的效果,复制八卦的各项能力。可不可以?”

  “可以。”

  江攀龙再次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牌,随后又看向自己场上的盖卡。他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一张破坏龙融合,直接将其发动。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不行。我要发动八卦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抬起手,指向自己场上的仪式魔壶-八卦,随即将自己手中的一张仪式魔壶的熟练工送入墓地。

  “好。那我就再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龙族的宝牌。我要丢弃自己手中的光耀,再抽两张卡。”

  江攀龙再次将自己手牌中的一张龙族的宝牌打出来,随即将自己手中的破坏龙-光耀送入墓地。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召唤光耀基本没有什么作用。

  “不行。我要再发动镜像从八卦身上得到的效果,支付一点费用,把它无效并破坏。”

  “猫大爷”再次将自己手中唯一剩下的手牌丢进墓地。那是一张仪式魔壶的学徒工。

  “好。”

  江攀龙抬起头,面向“猫大爷”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双手,以及那一张永远带着一团和气的脸。

  “你现在已经没有手卡,也没有其他任何盖卡,对吗?”

  “没错。”

  “很好。”

  收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江攀龙的脸上露出一丝略微有些凶狠的笑容。他将自己手中仅存的一张暴雷击和一张破坏龙-劲浪翻过来,平放在桌子上,随即翻开自己场上的盖卡。那张卡,是一张破坏龙的传承。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的传承,复制破坏龙融合。”

  “可以啊。你要融合召唤什么呢?”

  “猫大爷”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江攀龙的这个动作,但也没有露出感到意外的表情。正在这时,站立在赛场左侧过道的裁判和工作人员都在向3号桌走去。

  “我要把锋翼、烈焰、光耀和疾驰除外,融合召唤破坏龙皇-星陨。”

  江攀龙迅速地将自己场上的两只怪兽和墓地中的两只怪兽移动到除外区,再从自己的额外卡组抽出破坏龙皇-星陨,将它平放到自己的怪兽区正中央的位置。他张开自己的右手,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它的卡图表面从上到下轻抹一遍。

  “哇!”

  裁判和两名工作人员同时紧盯住破坏龙皇-星陨半透明的闪光卡图,发出赞叹。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只怪兽很厉害吗?”

  “猫大爷”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捏住星陨的边角,将它抬起来,眯起眼睛,向卡牌中下方的大段效果文字看去。

  “星陨的等级是10,不受你的怪兽影响,”江攀龙露出自信的表情,“我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它。它可以把你场上所有卡的效果都无效,并且可以将你的所有怪兽全部破坏并除外。”

  “没错。而且,用四只怪兽融合召唤的星陨每个回合可以攻击四次,而且不受它自身以外的卡牌效果影响。”裁判及时补充。

  “猫大爷”径直往后倒去,整个身体像是突然被打了一针麻醉剂一样,瘫倒在椅子背上。

  “有必要这样嘛?你不是还有生命牌嘛?”一名工作人员忍不住笑起来。

龙……”

  足足半分钟过去之后,“猫大爷”才从自己的座位上爬起来,将自己的所有东西全部一股脑地塞进背包里,将背包的右侧吊带斜挎在自己的右肩上,随即一路小跑,向领取六十四强礼包的主席台座位走去。

  “恭喜啊,龙皇。”裁判抬起手,向江攀龙竖起大拇指。

  江攀龙笑着点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起背包,向舞台走去。他先向钟卓越还礼,随即再和白板前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三十二强的位置上已经有九个签名。他找到纸板的左半部分,在他的ID和“猫大爷”三个字共同指向的下一个空格上签下几乎一模一样的“龙皇”二字。稀稀拉拉的掌声从赛场的几个方向响起。

  “怎么样?顺利吗?”

  回到靠近会议厅大门的位置之后,江攀龙立刻被冯必成和黄天伟二人从两边围住。

  “还好啦。那个家伙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缠。二比零,结束战斗。”

  江攀龙笑着张开双臂,搂住冯必成和黄天伟的肩膀,轻轻地拍两人的肩膀。冯必成也笑着抬起拳头,捶打江攀龙结实的胸膛

  “上午打几轮?”黄天伟问。

  “两轮。决出十六强之后,十六强全体成员先合影,然后大家去吃中午饭。下午一点半,十六强对决才开始。”

  江攀龙听到另一片欢呼声,随即扭过头,往舞台的方向看去。这一次,走上舞台的,是文恒嘉。发出掌声和欢呼声的,自然是上海本地玩家们。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最后一名三十二强玩家走上舞台。那是露出猥琐笑容的“小虫”庞盛。当他签下两个如同泥地上乱爬的蚯蚓一般歪歪扭扭的字迹时,零星的掌声和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主席台上的玩家们和裁判们反而显得见怪不怪。他们都清楚,这个家伙的比赛如果不是最后几个结束的,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好啦!现在,三十二强选手已经全部决出!让我来宣读一下,新鲜出炉的三十二强对阵情况!”

  钟卓越再次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扭过头,注视舞台中央的白板。两名工作人员立刻推动白板下方的滚轮,让白板向前滚动一段距离。

  观战区的大部分观众先后停下手里的事,也停止交谈,转过身,齐刷刷地面朝舞台中央的白板。

  “第一桌,凯麟对血痕!”

  “第二桌,龙皇对凤鸣!”

  一部分玩家先后把目光投射到江攀龙身上。江攀龙没有去看他们,而是把目光投向自己的下一个对手,ID为“凤鸣”的49号种子。那个人正坐在自己前方的一排桌位边缘的位置上喝水。

  “第三桌,悲歌对原子弹!”

  “第四桌,Density对灰烬!”

  上海本地玩家群体中又发出零星的掌声。还有一些人向正准备离场的“九重天”高志和看去。高志和的一张胖脸涨得通红,满脸都是不服的表情,迈着外八字步,一颤一颤地向大门走去。好几个人想要和他搭话,他都不理不睬。

  “第五桌,迷幻孤星对兰斯洛特!”

  黄天伟和几名身穿COSPLAY戏服的观众一起抬起头,向“迷幻孤星”看去。他们看到,“迷幻孤星”从自己原本的座位上站起来,和“兰斯洛特”握手。

  “第六桌,摩罗对比鲁斯!”

  “第七桌,SKY对铂金!”

  “第八桌,冰海对Darkness!”

  包括欧阳冰海在内的几名玩家先后起身,向自己的桌位走去。

  “第九桌,天道对四饼!”

  “第十桌,悲剧之王对终结者!”

  “第十一桌,老衲法号乱来对邪帝!”

  上海本土玩家群体中再次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掌声,也有嘲笑声。ID为“老衲法号乱来”的卷发男人煞有其事地从自己原先的座位上站起来,向所有人挥手。

  “第十二桌,凌落对堕天使!”

  欢呼声再次从赛场的各个角落响起。ID为“堕天使”的6号种子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轻轻地耸肩膀,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他的牙齿和他微黑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第十三桌,山岚对小虫!”

  “第十四桌,巨力对狙击手!”

  “第十五桌,独行客对暴走狂蛙!”

  “最后一桌,翡翠对浪子!”

  2019.7.26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19)智破双魔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