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制造枪支案辩护词

创业指导 阅读(1436)

  非法制造枪支案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接受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为被告人冯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枪支罪提供法律援助,担任被告人冯某某的辩护人,依法为其提供辩护。接受指派后,通过会见在押的被告人,查阅了案件材料,特别是通过参与今天本案的庭审调查,对本案的事实有了明确的了解。在此基础上,本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合议时能够采纳:

  被告人冯某某犯罪情节轻微,主观恶性较小,未造成危害后果,社会危害性不大,依法应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刑事案件中,在司法机关决定捕不捕、诉不诉、判不判的时候,我们不要忘了一个最朴实、最基本的价值判断,那就是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我们不否认好人有时候也会做坏事,但是实际生活中确实有太多稀里糊涂犯罪就被严厉的绳之以法的“好人”,也有不少奸恶之徒总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然而惩恶扬善才应该是我们所有法律人的共同使命。我们法律人只有不唯上、不唯权、不唯情,只唯公平正义,让“恶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让“好人”都能得到法治的人文关怀,我们才能最终老百姓感受到司法的公平正义。

  具体到本案被告人冯某某购买射钉枪加以改造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生产活动,避免野猪的侵害,而非进行其他的犯罪行为,其行为目的具有正当性。且其改造的枪支杀伤力、危害力都不足以和真正的枪支相提并论,如其供述“…我家原来在山上养牦牛,我从西藏打工放假回家的时候帮着家人到山上喂养牦牛,因为山上有野猪,我就想着买支射钉枪 改装成打钢珠的枪用来打野猪… 文的字眼,构成犯罪并无不妥。但也要综合考虑案件的背景、主观因素、客观后果来综合对其量刑处罚。如果在适用法律规范时局限于将目光粗放地投向具体的法律概念、法律规则,而忽视探寻和追问法律及其承载的精神内核,得出的结论就可能看似于法有据实则背离公平正义。在具体个案适用刑法的过程中,保持刑法谦抑性和坚持罪责刑相适应的法治精神是对法律人的实质要求。早几年“天津大妈”用气枪打气球游戏涉枪案一审判决其有期徒刑3年6个月,全国舆论哗然,最终二审改判缓刑,使社会公众在心理上才能够接受。两高《关于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要求:在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如何裁判量刑时,不仅应当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而且应当充分考虑涉案枪支的外观、材质、发射物等等….。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一贯表现、违法所得、是否规避调查等情节,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确保罪责刑适应。

  公安部2001年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规定,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含军用、民用)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松木板时,即可以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有研究称,根据涉及干燥松木板的方法,认定具有致伤力而鉴定为枪支的临界点为1.6焦耳/平方厘米。1.6焦耳/平方厘米意味着在射击人体时能伤到皮肤以下的组织,造成所谓的皮外伤。随后公安部2010出台的规定将标准收紧,将1.6焦耳/平方厘米降低为1.8焦耳/平方厘米,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动能比大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这个标准确实太低。导致的问题是模糊了大威力玩具枪、及其他仿真枪和真枪的界限,基本上枪装物体都可以被鉴定为真枪。如果把真枪的定的太低,普通人会太容易犯罪,给小孩买把玩具枪都可能变成买卖枪械。所以在处理涉枪案件时应将仿真枪的定罪量刑区别于真枪犯罪。

  综观本案,被告人犯罪行为主观恶性不大,并未造成危害后果。且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平时表现良好,尚无前科劣迹。应当对其处以缓刑为宜。

  辩护人 共鸣律师

  2019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