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二十三年后,重走河西走廊!

创业指导 阅读(146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路上】一夜无话,睁开眼,已到张掖……

  昨天还是古刹古塔,郁郁葱葱的竹林、苍翠的圆柏和国槐;

  今天的窗外,已是一片苍凉中点缀星星点点的绿草,是旱地青蒿和碱地骆驼蓬!

  千年前,这道就是“丝绸之路”……

  我忽然想,若此刻,老夏正押送几峰骆驼 的茶叶往西走,那边正有马队叮叮咣咣驮着胡桃石榴和玉石往我这壁来……

  你猜猜,虽然言语不同,我们会不会看见彼此时眼泪汪汪?/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条往西、往东走的路,的确太漫长,太苍凉,太孤独啊!

  再往前走一千里,西出阳关,天下再无故人……

  不过,古人的心境我终究是不得而知了!

  但二十三年前,老夏大学毕业,第一次踌踌满志往西走,也走的这条路……

  那年代,国家正在青年一代中吹“西部大开发”的号角,我高中时候看过很多“知青”小说,内心里的某颗种籽可能就扎下了根。

  毕业那年,适逢国家由“分配制”到“派遣证”+自主择业的伟大改革,原本唯一的人生之路一下子多出来好几种选择!

  那年代,国家主流的趋势是沿海大“开放”,所以只有极少数人“哪里来回哪里去”“子承父业”式地回了出生地,同届校友中大多数人“孔雀东南飞”去了东南沿海……

  我独很坚定,要去中国最遥远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多年之后,遇见无数人,甚至包括当年的校友后来在深圳重逢,大家都很好奇我为何选择那么遥远(在大家心里当然同义词还是“落后”)的地方……

  现在想来,20岁刚过,当时虽朦朦胧胧但很强烈的一个愿望就是:我不希望我在一个生我的地方,很熟悉地老去,再按部就班地,很熟悉地按熟悉的程序埋葬在熟悉的泥土里!

  我甚至对此觉着无比的惶恐!倘若那样,我觉着此生不必要来尘世的,大可以看着别人高度雷同、生死重复就足够了!

  所以,我觉着人生应该要从此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彼处去!

  而男生,是尤其应该远走他乡,远离父母遮蔽、护佑去飞翔去闯荡的!

  所以,在还没有毕业的闲聊里,我和大家谈论过东北、西藏和新疆,这三个地方都代表我所认知的那时候的“远方”!

  所以,与大部分那时候奔赴新疆“西部大开发”的人不同,我几乎算很主动,很兴奋的!

  所以,23三年前走这条路,由岳麓山脚由湘江侧畔我背着鼓鼓囊囊的书箱出发,景观行囊沉重,但其实我是很雀跃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得在好多篇回忆录里写过我由长沙,过武汉,转道郑州,过西安,看着一闪而过的窑洞,到越来越苍茫的甘肃河西走廊……

  一路上,我都是兴奋的,新鲜的,好奇的!

  在我的心里,自然地貌的差异,车上上上下下不同的乡音,就正是我激动不已的“不同的生活经历”。

  后来,在我一次职业转型提交新单位的自荐信里,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很文绉绉地写:乡村传统与都市文明的深切体验,南北人文的交替领悟,我乐于接受您交付给我的任何工作,我将视我与它们一同成长!

  ——这句话是我十多年之后第一回公之于众,相当长时间我仍然觉着当时自己是不是太文绉绉了[愉快]!

  不过,话虽然有些文绉绉,但表达却是几十年高度一致地明确的:我愿意接受陌生、坎坷,甚至挑战;一切我未知的、非按部就班的、并无心理预案的人?事?物?境,都算补足我生命历程的“圆满”!

  这或许影响到了我后半生的生命态度:既来之,则安之,从而乐之,乐之则有所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也就是老夏后来多次说的四个字:入眼,走心!

  能入眼,所以多走走看看,人?事?物?境都有大学问,处处时时可能都有新发现!

  能走心,风过水有痕,雁过天留声,走心而过,不错漏风景,也不滞于泥淖,所以天下有禅心!

  因了这种心境和态度,当年西行,行至越来越苍凉的河西走廊,同行中好些人差点哭出了声,我却默默想——我且去看看新疆目的地会不会比月球更苍凉!

  过火焰山,更见寸草不生……后来,有一批支援“西部大开发”的大学生队伍中据说有人忍不住,半道由鄯善或吐鲁番下了车,坐上出疆的火车重回老家去了。

  我记得还在一篇文章里写过,人生总得安排一次由南往北坐着火车去新疆,你会看到自然世界次第变化由茂盛到寸草不生的苍凉,更能感受到生命际遇迥异的内心涤荡!

  如果人生最大的财富在内心,那么这种涤荡真是最 价值的!

  今天,此刻,老夏又一次,行走河西走廊!我觉知到我心里也有一道河西走廊,驼铃似有若无,阳光无处不在……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8.18

  

  拈花老夏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8

  2019.08.18 15:58*

  字数 165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路上】一夜无话,睁开眼,已到张掖……

  昨天还是古刹古塔,郁郁葱葱的竹林、苍翠的圆柏和国槐;

  今天的窗外,已是一片苍凉中点缀星星点点的绿草,是旱地青蒿和碱地骆驼蓬!

  千年前,这道就是“丝绸之路”……

  我忽然想,若此刻,老夏正押送几峰骆驼 的茶叶往西走,那边正有马队叮叮咣咣驮着胡桃石榴和玉石往我这壁来……

  你猜猜,虽然言语不同,我们会不会看见彼此时眼泪汪汪?/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条往西、往东走的路,的确太漫长,太苍凉,太孤独啊!

  再往前走一千里,西出阳关,天下再无故人……

  不过,古人的心境我终究是不得而知了!

  但二十三年前,老夏大学毕业,第一次踌踌满志往西走,也走的这条路……

  那年代,国家正在青年一代中吹“西部大开发”的号角,我高中时候看过很多“知青”小说,内心里的某颗种籽可能就扎下了根。

  毕业那年,适逢国家由“分配制”到“派遣证”+自主择业的伟大改革,原本唯一的人生之路一下子多出来好几种选择!

  那年代,国家主流的趋势是沿海大“开放”,所以只有极少数人“哪里来回哪里去”“子承父业”式地回了出生地,同届校友中大多数人“孔雀东南飞”去了东南沿海……

  我独很坚定,要去中国最遥远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多年之后,遇见无数人,甚至包括当年的校友后来在深圳重逢,大家都很好奇我为何选择那么遥远(在大家心里当然同义词还是“落后”)的地方……

  现在想来,20岁刚过,当时虽朦朦胧胧但很强烈的一个愿望就是:我不希望我在一个生我的地方,很熟悉地老去,再按部就班地,很熟悉地按熟悉的程序埋葬在熟悉的泥土里!

  我甚至对此觉着无比的惶恐!倘若那样,我觉着此生不必要来尘世的,大可以看着别人高度雷同、生死重复就足够了!

  所以,我觉着人生应该要从此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彼处去!

  而男生,是尤其应该远走他乡,远离父母遮蔽、护佑去飞翔去闯荡的!

  所以,在还没有毕业的闲聊里,我和大家谈论过东北、西藏和新疆,这三个地方都代表我所认知的那时候的“远方”!

  所以,与大部分那时候奔赴新疆“西部大开发”的人不同,我几乎算很主动,很兴奋的!

  所以,23三年前走这条路,由岳麓山脚由湘江侧畔我背着鼓鼓囊囊的书箱出发,景观行囊沉重,但其实我是很雀跃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得在好多篇回忆录里写过我由长沙,过武汉,转道郑州,过西安,看着一闪而过的窑洞,到越来越苍茫的甘肃河西走廊……

  一路上,我都是兴奋的,新鲜的,好奇的!

  在我的心里,自然地貌的差异,车上上上下下不同的乡音,就正是我激动不已的“不同的生活经历”。

  后来,在我一次职业转型提交新单位的自荐信里,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很文绉绉地写:乡村传统与都市文明的深切体验,南北人文的交替领悟,我乐于接受您交付给我的任何工作,我将视我与它们一同成长!

  ——这句话是我十多年之后第一回公之于众,相当长时间我仍然觉着当时自己是不是太文绉绉了[愉快]!

  不过,话虽然有些文绉绉,但表达却是几十年高度一致地明确的:我愿意接受陌生、坎坷,甚至挑战;一切我未知的、非按部就班的、并无心理预案的人?事?物?境,都算补足我生命历程的“圆满”!

  这或许影响到了我后半生的生命态度:既来之,则安之,从而乐之,乐之则有所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也就是老夏后来多次说的四个字:入眼,走心!

  能入眼,所以多走走看看,人?事?物?境都有大学问,处处时时可能都有新发现!

  能走心,风过水有痕,雁过天留声,走心而过,不错漏风景,也不滞于泥淖,所以天下有禅心!

  因了这种心境和态度,当年西行,行至越来越苍凉的河西走廊,同行中好些人差点哭出了声,我却默默想——我且去看看新疆目的地会不会比月球更苍凉!

  过火焰山,更见寸草不生……后来,有一批支援“西部大开发”的大学生队伍中据说有人忍不住,半道由鄯善或吐鲁番下了车,坐上出疆的火车重回老家去了。

  我记得还在一篇文章里写过,人生总得安排一次由南往北坐着火车去新疆,你会看到自然世界次第变化由茂盛到寸草不生的苍凉,更能感受到生命际遇迥异的内心涤荡!

  如果人生最大的财富在内心,那么这种涤荡真是最 价值的!

  今天,此刻,老夏又一次,行走河西走廊!我觉知到我心里也有一道河西走廊,驼铃似有若无,阳光无处不在……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8.1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路上】一夜无话,睁开眼,已到张掖……

  昨天还是古刹古塔,郁郁葱葱的竹林、苍翠的圆柏和国槐;

  今天的窗外,已是一片苍凉中点缀星星点点的绿草,是旱地青蒿和碱地骆驼蓬!

  千年前,这道就是“丝绸之路”……

  我忽然想,若此刻,老夏正押送几峰骆驼 的茶叶往西走,那边正有马队叮叮咣咣驮着胡桃石榴和玉石往我这壁来……

  你猜猜,虽然言语不同,我们会不会看见彼此时眼泪汪汪?/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条往西、往东走的路,的确太漫长,太苍凉,太孤独啊!

  再往前走一千里,西出阳关,天下再无故人……

  不过,古人的心境我终究是不得而知了!

  但二十三年前,老夏大学毕业,第一次踌踌满志往西走,也走的这条路……

  那年代,国家正在青年一代中吹“西部大开发”的号角,我高中时候看过很多“知青”小说,内心里的某颗种籽可能就扎下了根。

  毕业那年,适逢国家由“分配制”到“派遣证”+自主择业的伟大改革,原本唯一的人生之路一下子多出来好几种选择!

  那年代,国家主流的趋势是沿海大“开放”,所以只有极少数人“哪里来回哪里去”“子承父业”式地回了出生地,同届校友中大多数人“孔雀东南飞”去了东南沿海……

  我独很坚定,要去中国最遥远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多年之后,遇见无数人,甚至包括当年的校友后来在深圳重逢,大家都很好奇我为何选择那么遥远(在大家心里当然同义词还是“落后”)的地方……

  现在想来,20岁刚过,当时虽朦朦胧胧但很强烈的一个愿望就是:我不希望我在一个生我的地方,很熟悉地老去,再按部就班地,很熟悉地按熟悉的程序埋葬在熟悉的泥土里!

  我甚至对此觉着无比的惶恐!倘若那样,我觉着此生不必要来尘世的,大可以看着别人高度雷同、生死重复就足够了!

  所以,我觉着人生应该要从此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彼处去!

  而男生,是尤其应该远走他乡,远离父母遮蔽、护佑去飞翔去闯荡的!

  所以,在还没有毕业的闲聊里,我和大家谈论过东北、西藏和新疆,这三个地方都代表我所认知的那时候的“远方”!

  所以,与大部分那时候奔赴新疆“西部大开发”的人不同,我几乎算很主动,很兴奋的!

  所以,23三年前走这条路,由岳麓山脚由湘江侧畔我背着鼓鼓囊囊的书箱出发,景观行囊沉重,但其实我是很雀跃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记得在好多篇回忆录里写过我由长沙,过武汉,转道郑州,过西安,看着一闪而过的窑洞,到越来越苍茫的甘肃河西走廊……

  一路上,我都是兴奋的,新鲜的,好奇的!

  在我的心里,自然地貌的差异,车上上上下下不同的乡音,就正是我激动不已的“不同的生活经历”。

  后来,在我一次职业转型提交新单位的自荐信里,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很文绉绉地写:乡村传统与都市文明的深切体验,南北人文的交替领悟,我乐于接受您交付给我的任何工作,我将视我与它们一同成长!

  ——这句话是我十多年之后第一回公之于众,相当长时间我仍然觉着当时自己是不是太文绉绉了[愉快]!

  不过,话虽然有些文绉绉,但表达却是几十年高度一致地明确的:我愿意接受陌生、坎坷,甚至挑战;一切我未知的、非按部就班的、并无心理预案的人?事?物?境,都算补足我生命历程的“圆满”!

  这或许影响到了我后半生的生命态度:既来之,则安之,从而乐之,乐之则有所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也就是老夏后来多次说的四个字:入眼,走心!

  能入眼,所以多走走看看,人?事?物?境都有大学问,处处时时可能都有新发现!

  能走心,风过水有痕,雁过天留声,走心而过,不错漏风景,也不滞于泥淖,所以天下有禅心!

  因了这种心境和态度,当年西行,行至越来越苍凉的河西走廊,同行中好些人差点哭出了声,我却默默想——我且去看看新疆目的地会不会比月球更苍凉!

  过火焰山,更见寸草不生……后来,有一批支援“西部大开发”的大学生队伍中据说有人忍不住,半道由鄯善或吐鲁番下了车,坐上出疆的火车重回老家去了。

  我记得还在一篇文章里写过,人生总得安排一次由南往北坐着火车去新疆,你会看到自然世界次第变化由茂盛到寸草不生的苍凉,更能感受到生命际遇迥异的内心涤荡!

  如果人生最大的财富在内心,那么这种涤荡真是最 价值的!

  今天,此刻,老夏又一次,行走河西走廊!我觉知到我心里也有一道河西走廊,驼铃似有若无,阳光无处不在……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