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为命,地为魂,乡村往事,年轻人不知道的故事

创业资讯 阅读(1447)

  原创金日晨晖4天前我要分享

  如今,乡村在变,农民在变,人们正在经受着新时代的洗礼。然而,回首往昔,农民那种“视土如命,以土为根”的地恋情感,是现在年轻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回老家,听老人们讲起那“争土夺地,地痴田迷”的往事,让我感慨万千。

  

  清末年间,几户迁居黄河东的族人,因当地大户人家侵占地边,与其发生械斗,被打得很惨,无奈之下,只好跑回老家搬兵。当时,几个会武术的老老爷爷辈分的族爷,向族长请缨,率领几十名壮汉过河替一家子出气。双方相见,自然免不了一场恶斗。最后,虽然地边争回来了,挽回了面子,出了恶气,但也将对方打出了人命,那几个领头的老老爷爷被官府缉拿下了大牢。危难之际,老族长挺身而出,卖掉自家最好的二十亩地,跑府走县,上下打点,最后将此事摆平,把他们全都救了出来。那种舍己为族的担当和义气,感动了一代代后人。而那块被争回来的地边,却渗透着血迹和泪水。这久远而清晰的记忆画面,时时在告诫后人,土地是农家的命,寸土都不能丢!

  

  解放前,我们家族里有一个三爷,家境贫寒,地无一垄,田没半分,十五岁时就开始给邻村地主扛活为生。也许是穷则思变,三爷整天当着族里的人发恨,要攒钱购置田产,把家里的穷根拔掉。然而,老天并没开眼,尽管他吃苦耐劳,拚命劳作,但混到四十多岁时仍穷得叮叮响,购置田产成了夜里的美梦。由此,他落下了“大吹”的绰号,小辈人背地里都喊他“大吹爷”。他四十五岁那年,为逃避抓壮丁,闯了关东。到家乡解放时,三爷已年过五十了。那个时候,他虽人在关外,但村上还是按人头,给他分了一份田地。当接到家人的去信后,三爷惊喜若狂,因没钱买车票,他竟连夜爬火车往回赶。赶回村时天色已黑,三爷没有回家,他找村干部问清了自己田地在哪里,便直接跑到田野里去了。他蹲在自家的田地里,抓起一把泥土闻了又闻,像一个孩子似的,高兴得满地打滚,一会儿大笑不止,一会儿放声大哭,嘴里不停念叨着:“俺也有田地了……俺也有田地了? 奔胰宋叛陡先ィ纹驹趺慈埃疾换厝ィ狄诘乩锕埂>驼庋谧约业牡乩锎苏灰埂?傻诙烊嗣窃偌饺保⑾炙肿プ拍嗤粒雒娉欤盼⑿Γ丫硗觥6匀乃溃」芩捣ú灰唬迳隙嗍巳衔且虻玫教锏囟菜赖摹?

  

  1980年家乡刚刚实行土地承包制时,族里的二叔又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田间斗”。据说,当时生产队按一、二、三类地均分。分三类地时,轮到二叔已是最后一个了。分完地后,二叔反复丈量,发现自己三类地的宽度比邻居家短了十公分。他马上找队长反映,队长觉得十公分是难免的误差,并不当回事。可二叔坚决不干,非要找回那十公分的土地。于是,两个人吵了起来,火爆脾气的二叔,三句话没说好,就动手把队长给打了。这一下把事闹大了,二叔被抓进派出所,蹲了半个月的学习班。大伙原本都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不想二叔出来后,依旧纠缠不放。他天天往队长家跑,软磨硬泡,无奈之下,队长只好在自家地里划出十公分,给了二叔,这才算了事。这事,当时在三里五村,也是一个不小的新闻。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