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曲线救国的独立音乐人

求职攻略 阅读(741)

  

  在进行与郭嘉的专访之前,我对于当下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状态还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从各大音乐平台或短视频平台都能看到许多活跃的音乐人,他们会给普通大众一种错觉:这些音乐人生活的很好——有原创作品,有可观的收入,有绚丽的舞台和大批忠实的粉丝,有一份热爱的事业,有一个快要实现的梦想。

  而从郭嘉口中说出的现实却那么无奈。

  有关调查数据显示,有68%的音乐人通过做音乐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千元以下,而那些月收入过万的音乐人占比不到5%,其收入来源主要来自歌曲创作、音乐制作和演出。大部分音乐人在当前长久以来畸形的音乐市场环境下仍然在为了钱而挣扎,普遍过低的收入难以保障作品质量,自然也无法留住人才。

  郭嘉的话,也印证了这些数据。

  在赫兹酒吧演唱的郭嘉

  在做这次的专访准备工作时候,我了解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17岁开始玩乐队,27岁组建Max vol乐队,这么多年音乐路走下来,也并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音乐教育,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纯野路子出来的。”就是这样“野路子”出来的郭嘉,会玩多种乐器,有优秀的原创作品和众多改编曲目,从业16年,教学11年,参加各类大小型演出上千场。直到如今,玩音乐成了一种日常状态,而音乐也已成为郭嘉的生活必需品。

  他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专辑《All this time away》距今已有3年时间,这期间Max vol乐队的成员除了主唱郭嘉以外,其余人变动非常大,到现在几乎没有固定的成员。队员更换频繁对乐队本身就是一个不小的冲击,郭嘉也因此改变了他的音乐之路。

  摄于大连?爱一夏音乐节

  — 关于Max vol乐队 —

  发现乐人:先聊聊近况吧,乐队现在的状态是怎样的方便说说吗?

  郭嘉:停滞状态,各忙各的。目前暂时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做乐队,就,各忙各的。

  发现乐人:可以讲讲你的乐队吗,从最开始的成立到如今,这个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问题?

  郭嘉:最难的就是,挣不着钱吧。

  他笑出来,隔着电话的笑透露出太多讯息:有苦涩,有倔强,有坚持,有妥协。

  他继续说:一直到今天都是困难,每个阶段面临的问题不一样。早期主要来自于内部,家里人觉得玩音乐不稳定,不正经,虽然没有太强烈的反对,但是也不支持。现在处于一种比较尴尬的情况:早期比较天真和倔强地做原创音乐,不在乎评价和收入,而如今开始做翻唱,也纯粹是无奈之举。现在自媒体发展的也比较完善,想给自己增加一些热度和收入。不过我还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原创作品取得一些成果。

  发现乐人:乐队的人一直在变动,对乐队本身也有很大的影响。那这之后会不会对做乐队有什么影响,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行动上?

  郭嘉:会有影响。偶尔会有放弃的想法,会觉得不值得。但是我自认为自己在做音乐这一块有一定的能力和天赋,做音乐也这么多年了。可能之后做乐队就会选择雇佣的方式了。比如,我的经济条件更好一些了或者我对自己更有把握的时候,我就会去联系我自己觉得比较优秀的乐手,采取一场演出给多少钱合适这样的雇佣关系。现在也基本属于脱离乐队独自发展的转态。再还有什么问题,就是失眠吧,长期处于一种比较焦虑的状态,直到现在都还经常失眠。身边的有一部分人是真的以玩音乐的心态在做,但是我总有一种危机感,这会让我经常思考自己的情况。

  发现乐人:成立Max vol的初心是什么?

  郭嘉:初心就是热爱呗。希望少些套路,多些人能喜欢它,想被认可。

   i Don't Need Anything But You Max Vol乐队

  发现乐人:早期Max vol的作品大都是英文,注重旋律,又有emo和金属元素,可以谈谈这样的曲风是怎样形成的吗?

  郭嘉:这可能是一个个人理念的问题。因为我最早接触摇滚乐时听国外的比较多。我个人觉得摇滚是一个外来物,最纯正的摇滚乐来自于它的发源地,用英文唱会更像一点、更纯正一点吧。

  发现乐人:乐队几度面临解散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郭嘉:其实就是自己比较坚定,足够热爱吧。不管是解散也好,还是来一个走一个,除了感觉时间精力搭进去了,也没别的什么可失去了。反正我还在做自己的音乐,我还热爱音乐,这就够了。

  

  听到他说“来一个走一个也没别的什么可失去了”的时候,语气中的无奈透过听筒仍是让我心下一酸。坚持一件家里人不认可、大环境不支持的事情,其中艰辛只有郭嘉一人知晓。郭嘉有副好嗓音,但也并不喜欢别人冠以他“第二XXX”的头衔。这世上相似的嗓音太多,相似的故事也数之不尽,但只有一个郭嘉,只有一个坚持音乐理想热爱音乐的郭嘉。

  他想让更多的人听见他的声音,不仅仅是翻唱作品,而是他自己的原创,在当下音乐市场不断涌现新一批音乐人的情形下,“被看到、被听到、被知晓”变得更加艰难。

  于是郭嘉换了一种策略,“曲线救国”来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

  

  — 走进郭嘉 —

  发现乐人:目前在各大音乐平台上,能看到你最后一首创作的歌曲是《All I ever wanted was you》,是一首acoustic version的demo,之后就没见过你的原创作品了。关于这首歌有什么故事吗?

  郭嘉:这是最后发的一首英文歌,写出来有段时间了,整理了一下发出来,还是个demo。最开始也是想着发出来看看反响,但是并没有什么好的收获。但也是很喜欢的一首歌了。最喜欢的还是第一支专辑里的那首《All this time away》,是觉得这首歌更真实的反映了当时的一种心理状态,表达的也更加清楚。

   All This Time Away Max Vol乐队

  发现乐人:你最新的原创歌曲《墙》是中文的,之前全是纯英文创作,那创作这首歌的契机和出发点是什么?

  郭嘉:是投给QQ音乐的原力计划,当时投了首英文歌,入选后告知我需要一首其他的作品来做独家内容,于是创作了这首《墙》。之前发了很多英文歌,但反响不是很好。国人比较喜欢看词,就想在词上多花点心思。并且这首歌最大的意义在于我终于自己把自己拧过来了,以前的我就是坚定不写英文歌,现在写完中文歌感觉还不错,借着现在的这种状态,我会陆续再创作一些中文作品。

  发现乐人:现在你的作品大都是cover,为什么不再继续发原创作品了?

  郭嘉:个人比较喜欢的风格还是英文多一些,之前创作的很多歌也是偏小众的摇滚乐。发一张专辑从制作到编曲再到发布,还是很耗时间和精力的,并且摇滚乐的编曲又偏复杂一些。之前也发过原创作品,但受众有限,作品在推广上有一定难度,也受到一些非议。起码在那个时候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回报的,也没有收到什么大的反响。所以就想着先放一放,换一种方式,通过翻唱一些作品来推个人,让自己有一些影响力,通过人带作品。获得一定的粉丝基础之后,再去发我想发的原创,或是摇滚,到那时候最起码不会像开始那么惨吧。

  发现乐人:原创还是会继续坚持的,对吧?

  郭嘉毫不迟疑的:

  “对,这是肯定的。坚持原创,是对于有点小抱负或者真正喜欢音乐、有音乐态度的人,都会有的。”

  

  发现乐人:如今音乐可视化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乐人推广自己的歌曲,你觉得短视频这种形式对你做音乐有什么帮助?

  郭嘉:1分钟以内的视频,好像没什么帮助,毕竟没人写那么短的歌。但如果单从视频角度来说的话,我觉得对我帮助还挺大的。

  我也经常去看油管,油管上一些世界级的乐人他们做的更出色更专业。你会发现他们不光是在音乐上做的特别好,包括在配合音乐做的视频上,都做得特别好。想法也更自由,天马行空的感觉,很多时候会让看的人有种特别的惊喜。包括我关注的一些油管上的出色乐人,他们虽然也是做翻唱,但是你看他们的视频会有种惊喜和期待感,总想去看他们的下一期。

  而国内大多数的视频——类似于在抖音上发布的,刨除掉颜值这块,大多数视频看下来是很无聊的,就是坐在那里手机一支,弹个琴,再对着麦克唱一分钟。如果只是从视频内容上来说,没什么可看的呀,看几秒后就觉得很没劲。虽然这种视频录起来很轻松,制作也并不复杂,但没有什么突破,也只能是维持现状。

  所以我在做mv方面是做了很多尝试的,现在有不成熟的地方,但也在努力去做出一些改变。我的新歌《墙》的mv拍摄,就是请的专业团队来做的,是一个很大尝试了。

  (郭嘉最新原创单曲《墙》纯享版MV,摇滚版请移步QQ音乐)

  发现乐人:所以短视频这种形式可以更好的反映出这首歌的内核,比单纯听这首歌会更多样化一点。

  郭嘉:对,会从内容上会更大程度上去吸引别人去观看,那么在观看的时候就会把你的音乐也一起听了评了。而且一个好的视频会更吸引人一些。

  发现乐人: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这种形式来推歌曲的?

  郭嘉:17年吧,11月份,自己在家拍了一个翻唱视频。视频这种形式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展示自己,帮助自己做的一个新的尝试。我觉得做到今天,这个选择还是比较正确的,有所回报。

  在一个多小时的访谈里,我们数次聊到现在的音乐市场大环境。郭嘉非常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认为好的音乐作品被看到的太少,音乐人的坚持与努力在市场面前太廉价。

  发现乐人:对于现在的自己所处的环境,有什么感触?

  郭嘉:感触蛮多的,做音乐很多年的人看着国内的音乐市场的境况变的无法理解都会有很多感触。但是,怎么说呢,你感触不感触也改变不了什么。全看自己的选择了。有的人会选择逆着这个潮流去走,会做一些——起码从我们角度来说——“高端”一点的音乐吧。但是当后来这些口水歌也好抄袭的歌曲也好,常年占据榜单的时候,有些人也会去做这样的东西,会抛掉最初他所坚持的那块内容。当然这也没错啦毕竟每个人都要生存。

  可对我来讲,我坚持这么多年,努力这么多年,不是为了写那种歌曲去迎合那样的群体,即使做那种东西可能会过的很轻松,但总觉得你选择那样一种方式,对于我来讲,无异于没有底线和人格了,我自己心里过不去那道坎。

  所以我到现在,也不太发原创,首先是我不会去写那样的歌,其次,就我目前的状况来说,我的作品发出来也不会有太好的回馈。所以就,留着呗,只要是好的东西还是会经得起时间检验的。

  发现乐人:你认为当下的独立音乐人最缺少的东西是什么?他们的处境如何?

  郭嘉:缺钱。

  真的是毫不迟疑啊。于是又笑出来。

  他继续说:在国内,做音乐有两种人,一种是自身经济条件很好,不需要靠这个去维持他的生活,所以他也不介意结果,做音乐就是纯喜欢。这种人我们是很羡慕的,因为他不管在心态上还是音乐上,都很轻松自然。另一种人就是像我这样,通过其他方式来先稳定自己的生活,首先要生存,其次再谈生活。

  发现乐人:感觉到目前为止,自己哪里进步最大?或者说,最大的改变在哪里?

  郭嘉:歌曲的把控上吧。在没接触过翻唱之前,原创是一种比较闭塞的状态,是一种个人状态,基本就一个风格。比如你想做这种摇滚风格,那你的编曲或是其他方面都会往那上面去靠,包括你平时去学习,去吸收的方向也是,所以整个状态会有点狭隘,你会本能的去拒绝其他风格,会觉得我又用不上所以我也不想去看这些东西。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但是做了翻唱以后,涉及到的歌曲风格会特别的多,包括我自己也会去改编,会去做一些新的尝试,所以无形中会强迫自己去听不同的东西。到现在为止做了快差不多两年的翻唱,感觉对歌曲的把控更成熟了。可能以前会在一些小的地方纠结很久,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会更好,现在更驾轻就熟一点吧。

  发现乐人:走上音乐这条路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还没实现的目标,或是梦想?

  郭嘉:肯定有啊。我那真的可能只算是梦想了。早期写摇滚的时候想着能上格莱美啥的领个奖(不好意思的笑笑)。反正有一个比较远大的梦想也是好事儿,它是遥不可及的,会刺激你努力去达到那样一个高度。即使达不到,但最起码你不会松懈。

  发现乐人:最后,对喜欢你的乐迷和其他原创音乐人以及音乐爱好者说几句话吧

  郭嘉:健康生活,做自己。

  

  从乐队聊到个人,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郭嘉对当前国内音乐市场的无奈和对独立音乐人处境的担忧。

  独立音乐人不缺作品,缺的是被推广的渠道。数据显示大部分音乐人依赖微博、朋友圈等平台,甚至好友间的口头传播都比作为主流音乐平台的概率要高,靠音乐平台传播仅占比38%,朋友圈推广占62.4%,微博占比42.1%。 主流音乐平台的歌曲传播力度还比不过作为社交网络平台的朋友圈,足见音乐平台在目前独立音乐领域地位的下滑。

  而原创乐人的处境同样并不乐观,像郭嘉这样通过翻唱来“曲线救国”的音乐人并不在少数。面对当下的环境,他既认为听众应该有一定的音乐修养,能够学习提高辨别好作品的能力,又会觉得音乐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一种娱乐消遣,作为听众好像没有义务去让这个市场变的更好。疑惑的同时,也表露出无奈。

  他说,既然不能一下子改变大环境,只能一步一步来,他会继续用心做自己的音乐,并坚信好的音乐环境一定会到来。

  ┄┄┄┄┄┄?┄┄┄┄┄┄

  谢谢你看到这里,

  不管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在做什么事情,都希望你能保持初心,并大胆而真诚的热爱它。

  请期待我们下一期的#发现乐人#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