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求职攻略 阅读(1471)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本文原创作者「葫芦肥」,在今日头条独家首发。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这篇文章的内容本来是打算在专栏中拿出来讲的,不过目前专栏的进度还不快,要讲到这个内容可能还得好几章,就先在图文里介绍一下,过过嘴瘾吧,到时专栏会讲全面一些、细一些。

  今天要讲的是“双线叙事结构”。

  大家日常写文章、与朋友聊天,讲述一件事时,都会很自然地使用一种叫做“单线叙事结构”的模式。

  比如,你可能会和朋友这样抱怨:“周末我们全家去公园玩,出发前准备了午餐,去到公园才发现好多人,都没椅子坐,真后悔没有带野餐布,这顿饭吃的,真是不自在,后来逛了一圈,天气太热就早早回来了。”

  这就是单线叙事,沿着事件发展的自然逻辑或时间顺序讲述。

  单线叙事的特点是架构简单、自然,很容易掌握。如果事件本身就比较出彩,有着“意外”的戏剧性,那效果就会更好。

  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西游记》,唐僧师徒4人,从大唐到西天取经,依次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这都是单线叙事结构。由于故事很精彩,所以尽管它是长篇,但我们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百看不厌的《西游记》是典型的单线叙事结构

  可是, 如果要较长期的某种社会现象中剖析根源;或是通过以往的人生岁月来阐述人生观;又或是被记忆中的零星片段触动了某种情绪……

  在这些情况下,由于整个时间、空间的跨度太大,而篇幅又不能拉得太长,因此,就无法用单线叙事的形式从头慢慢讲。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双线叙事结构”。

  上次我写的一篇文章这篇洗澡时的喃喃自语,就送给即将40岁的自己吧,正好就采用了“双线叙事结构”。

  这篇散文的主要动机,主要是宣泄情绪。

  但是,想以文章的形态来表达的话,我需要处理好2个问题:

  第一,宣泄情绪必须有所依托,也就是要“托物言志“,不能通篇都是我好烦、好难过、气死我了之类的无意义的气话,我要借着某件事情来疏导;第二,情绪的产生必然是有缘由的,我需要在宣泄的过程中,把原因说清楚,不然,读者就会觉得“这个人好可怕,无缘无故发脾气”。

  所以,我选择了用“洗澡”这个带有放松意象的“事情”作为散文叙事的“明线”作为主进程,将各种记忆片段织成“思想变化”的“暗线”穿插到明线中去,从而完成一次比较体面的情绪宣泄(笑)。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另外,我选择截取两个孩子在楼下欢声笑语的片段作为文章的开头,除了解释“我为什么洗澡”之外,也是为了呼应文章中间那句——“所以,我总是特别想为那两个小不点做点什么,怕他们跑不过别人”。

  如果没有前面的引子,写到文章中间时,读者就会很奇怪“那两个小不点”具体是指什么,即便推测得出来,阅读体验也会大打折扣。散文是一种非常适合用来表达情感、记录生活的体裁。

  由于情感的柔软性、思维的发散性,好的散文要求主题鲜明,行文则要步调舒缓。

  然而,大量的零散思维和材料片段,如果不能统统攥紧在一条行文主线上,就做不到“形散而神不散”。

  有的散文写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将零散的素材牢牢粘在主线上,导致“形散神也散”,结果不知所云,令读者无法分辨主题是什么、核心的情绪点在哪里。

  双线叙事结构,因为更加贴合思维的特征,所以比单线叙事结构更适合用来写散文。

  之前,我还写过一篇《理发》,也使用了双线叙事结构的技巧。

  虽然《理发》的明线没有《淋浴沉思录》这么明显,但理发的过程作为文章的“明线”,还是比较完整的,下面截取片段略作分析:

  “师傅多久回来?”

  “很快,就那边马路对面。”

  我“噢”了一声,心想大概是去了公园,洗头大姐厚实的手掌“啪”一声按在我头上,一股凉滋滋的感觉就从头顶上渍了开来,我冷不丁打了个激灵。

  这理发店就开在街区里……

  (中间略)

  ……在这里理发,时间也会发生有趣的变化。在店外,是脚步匆匆的时光,在店内,空气里混着浓重的洗发香波,时间也跟着变得浓稠,走得很慢,你把脖颈放松,交给店主去摆弄和修葺,自己便可以慢慢地将思绪摊开,随意拼接、欣赏,当然,也可以就那样舒展着、晾着,透透气。等到洗发大姐像洗冬瓜一样把你的脑袋擦干,再次步出店外时,竟只是过去15分钟而已。

  上一次享受这种无拘无束的理发,是至少15年前的事。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我家附近就是像这样的老式理发店

  文章从洗头大姐把洗发露“啪叽”一声拍我脑袋上开始,就进入了内心世界的叙述,这段叙述还不算是暗线,它只是明线和暗线的过渡阶段,用来酝酿情绪。

  当情绪发酵得差不多的时候,使用“……是至少15年前的事”这句话,来进行明暗线切换。

  故事从这里开始回忆小时候父亲给我理发的情形。

  由于是短篇的散文,我并没有在回忆中花太多时间,只作了剪影式的呈现,然后再切换回现实:

  有时候,他会在这段时间给我讲以前和战友去铁道上扛死人的事,又或是在凛冬的寒夜里站岗放哨,又或是他小时候穿着我爷爷的破裤子去溪河里捉水生,于是时间就欢快地开始跑起来,午后的阳光也变得格外的轻。

  “行了,冲一下。”

  我耷拉着头,任由洗头大姐娴熟地帮我冲洗碎发,一小股水流顺着脸颊窜进鼻孔,有些酸痛。

  走出理发店时,可能是时空旅行的短暂后遗症,又可能是洗头后猛吹了阵风扇,脑袋微微有些昏疼。

  “爸爸!”

  我猛地回头去看。

  一个小男孩跳在一条低矮的水泥隔水道上玩耍,他的父亲正从后面快步赶上。

  洗头大姐的话,使暗线和明线产生切换,完成叙事主体的架构,接下来就可以运用各种手法充分渲染情绪了。

  在上文中,使用的是暗示的手法,比如:低着头既是冲洗时的现实需要,但却用“耷拉”强调了沉浸在追忆中的不舍;呛水的鼻酸,同时也是在暗示思念的鼻酸;脑袋微疼,暗示伤感过后的脑冲血;而路人父子的出现,则强化了失去父亲的对比。

  散文就是这么一种需要精心编织的文体。

  双线叙事结构应用最多的地方,其实是在媒体的专题报道中。

  2003年《南方周末》的一篇特稿《举重冠军之死》,就是采用双线叙事结构,这篇报道被认为是《南方周末》特稿写作的首作,也是业界的经典之作。

  即学即用,3个实例讲解“双线叙事”,写出高级感的散文和小说

  男子举重亚洲冠军才力

  特稿讲的是33岁的男子亚洲冠军才力因付不起医药费而死,具体内容大家搜索一下就能找到,这里重点介绍它的结构设计。

  这篇文章有两条线,一条是运动员才力一生的运动生涯,这条时间线跨度太大,如果从人物的少年期开始讲,整个故事就会失去张力,结构松散、主题涣散,最终无法促使读者对“举国体育体制”进行深刻思考。

  因此,李海鹏记者设计了另外一条“明线”,这条明线以才力去世前的2天作为故事叙述的开头,着重讲才力从病重到去世这2天内的事情,在这条明线之中,再穿插补充过去的运动生涯。

  这样一来,整篇文章就十分紧凑有力、主题鲜明,而且细节丰满,前因后果与来龙去脉都能交代清楚,为读者提供了深度思考的充足信息量。

  双线叙事结构,是迈入高级叙事的第一步,也是一种比较容易学习和掌握的基础技巧,大家不妨在写散文、写小说时亲自尝试一下。

  我也会在《故事创作与小说写作》专栏中,介绍更多关于故事创作、叙事技巧、世界观设计的内容,感兴趣的朋友还请订阅我的专栏,感谢!